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京都国际舞台艺术祭:与桥本裕介对话

观光与体验活动

节庆活动 工艺品

京都国际舞台艺术祭:与桥本裕介的对话

观光与体验活动

节庆活动 工艺品

京都国际舞台艺术祭:与桥本裕介的对话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10月下旬渐渐进入秋天是京都一年中色彩最优美的季节,同时也是这座城市艺术活动行事历上的一大亮点:​ ​ 京都国际表演艺术祭
 
自2010年以来,这个激进的表演艺术节在京都市的各个会场中蓬勃发展,吸引了许多观众到此一睹引人深思、且有发展性的舞蹈,戏剧和布景设备。今年京都国际表演艺术祭的参展者从遥远的地方带来他们的作品:他们来自首尔和冲绳,到史特拉斯堡,纽约,柏林,巴黎,里斯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地,其中许多作品都是在此首次上映。今年的活动主题是女权主义和现代性,所有的表演意图在挑战观众们的先入为主的思想和观念。
 
我参加的表演包括Roberta Lima的《Embodiment of Water》,从审美学上来看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迷人舞台,在让小水滴结晶产生的阴云下进行融合了音乐和舞蹈的表演。山城知佳子(Chikako Yamashiro)的高度临场式演出《土的人》,将影片与现场表演结合在一起,呈现色彩鲜艳的动态视觉世界,在昏暗的房间里,将影片投射在萤幕上的三个画面,画面上有无数的手从花坛里露出来。 DUB LOVE是三位舞者优雅又壮观的共同演出,他们穿着芭蕾舞鞋,在牙买加乐曲的配乐节奏中与旧式音响的音效产生共鸣。 Bacchae-Prelude To A Purge是一部富有喜剧性,音乐性和戏剧性的表演,以表现人类心灵内心为主题,剧场里观众们气氛融合,即使沉默不语,也会充满欢笑,而观众的参与常常出现在他们的演出剧本里。以欧里庇德斯的悲剧理论为基础,演员们令人印象深刻的表达能力,从头到尾充满活力的卖力演出。手冢夏子的作品《漂流瓶计划第2章深入到点》(Floating Bottle Project Vol. 2 Dive into the point)让观众更进一步地参与演出:首先将他们分成3组,并要求他们参加游戏并遵循游戏规则,在游戏中提出一些有关自由和权威等严肃的问题,无可置疑这些问题在演出结束后肯定有一段时间会在观众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京都国际表演艺术祭的最后一天,我在罗姆剧院(ROHMTheatre) 与桥本佑介先生(Yusuke Hashimoto)进行访谈,得以深入了解桥本先生对这次表演的内心独白,以及他不为人知的背后努力与寄予未来的展望。
桥本佑介。摄影 Maithilee Jadeja。
Maithilee Jadeja:可以请您谈谈您自己吗?
 
桥本佑介:我十几年前来到京都。一开始,我想参加与表演有关的活动。但是我进入了京都大学,那里没有表演艺术科系。因此,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进入一家个人的戏剧公司。而我的职业生涯就是从当演员开始的,后来戏剧公司的导演请我担任制作人。
 
 
 
所以這都在京都嗎?
 
是的,在京都大学。非常多的学生自己创立了戏剧公司,甚至,在京都大学,就有六到七间。似乎立命馆大学有3间戏剧公司,同志社大学也有3间。
 
无论如何,作为制作人我必须提高自己的统筹能力。于是,我与关西地区的其他戏剧公司,并把独立的个人戏剧公司组织起来建立彼此之间的联系关系。然后,于2003年正式成立自己的制作公司。
 
 

您的制作公司叫什么名字?
 
桥本艺术经营事务所(笑)是的,非常普通。
 
我曾与多位艺术家合作,除了剧场工作者,还包括舞蹈工作者。与舞蹈工作者合作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舞蹈表演不须使用语言,甚至可能超越语言障碍传达讯息,不仅在日本如此在国外也是如此。
 
因此我向京都艺术中心(京都国际表演艺术祭的主要会场之一)提出了一个企划案。这个专案中包括,由我每年制作提供几部作品,因为KAC不仅有工作室,还有表演厅可以有效地展示作品-当然KAC也有他们自己的计画安排。但美中不足的是无法吸引京都境外的观众,所以我开始有了一个举办表演活动的想法。由于举办的时间是成功的关键,因此我们决定在同一个周末同时展示许多作品,让从京都境外来的观众更容易在一日中安排所有的观赏行程。
 
从前,以关西地区为活动据点的年轻艺术家们想要在国际上发展,刚开始总是必须先去东京,结识住在东京且可以帮助他们展开事业活动的评论家或记者。因此我想借此创建一个国际平台,以便这些艺术家可以在此就地发展与建立联谊关系互相交流,并受到国际的邀请。京都虽以传统文化闻名,但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年轻创作者在此努力发展当代文化。如您所见,京都有很多的大学和许多学生在此各自进行着各种文化活动。另外还有许多企业持续在开发与生产高科技产品,我也想举办这方面的展示
 
 
 
当您开始担任演员/制作人时,是否必须经常去东京?
 
是的。不过我有非常大的压力。当然,虽然我投入很多金钱,但我并不喜欢他们的方法和价值观。但无可厚非我想在任何首都城市应该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京都国际表演艺术祭的任务是什么?
 
京都国际表演艺术祭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促进作家尝试新的创作。国际表演艺术节的主要目的是展示现在的作品。我们要促进新作品的创作。因此,有时我们会在艺术祭的半个月或一个月前后邀请艺术家到此,并提供需要的人力与物资在此从事新作品的创作。
 
 
 
让您决定今年阵容的灵感来自什么?
 
实际上,是从我们记者招待会上发布的照片​​。每年我们通常会在7月或8月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公布艺术祭的细节,然后与参加艺术祭的艺术家们合影。因此,每当我拿到报纸看到照片时,我注意到了一些小细节。我想:为什么所有的艺术家都留着胡须?而且是所有男性艺术家。然后,我开始思考。我认为从根本上来讲,表演艺术是一个集体活动。当然,既有总监,也有编剧和编舞,但活动本身应该仍然是集体的。我们必须考虑如何组织团体,如何建立有利于创造戏剧与舞蹈的关系。这张照片让我看到在这个团体中长幼阶级制度已经被取代了。 KE寻求尝试性的创作,因此,如果我们想创作或发表尝试性的作品,不得不考虑如何聚集群众……如何在这种非金字塔形,无阶级制度结构中从事创作。我在寻找一种可以替代的方式。
 
 
 
您如何寻找呢?
 
例如,She She Pop是一个表演组合,每个人都具有同等的影响力。他们把自己的创作作品组合在一起。因此我以类似的方式,给艺术工作者介绍新的合作伙伴,有时我自己也加入讨论和创作。
土的人(Mud Man)作者山城佳知子 (Chikako Yamashiro)在京都国际舞台艺术祭 2018。摄影:Maithilee Jadeja。
《Embodiment of Water:The Ice Chandelier》Roberta Lima在京都国际舞台艺术祭 2018。摄影:Maithilee Jadeja。
本届艺术祭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最初,我决定以世界上的“女性”为主题,但后来我的想法逐渐改变转向现代主义。因此,我们不仅关注女权主义,而且还关注其他领域。我现在不想结束这个构想;打算明年还要继续关注这个主题。
 
 
 
您是如何照着这个主题进行安排的?如何选择参展的艺术家?
 
有许多寻找相关作家的方法。 Roberta Lima,手冢夏子(Tezuka Natsuko)和山城佳知子(Chikako Yamashiro),他们都想到关于“女权主义”的主题,但同时也考虑把现代主义融入作品中。这三位舞者的作品形式和结构的不同在于对观众表现的方式,但他们都以这些主题为作品的核心。同时破除观赏者与物体之间因事前的设想而造成的隔阂。
 
 
 
您在今年的策展纪录中,提到了与其他类似的活动和戏剧相比这次的展览位于优势。可以请您能再多谈一点吗?
 
是的,为了让艺术祭得以继续举办,我一直意识着竞争的存在。
 
 
 
什么样的竞争?
 
特别是新作品发表时:选择“世界首演”或“日本首映”很重要,因为这是吸引观众也是吸引媒体关注的关键。
 
 
 
为艺术祭招揽赞助厂商的过程中,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观众同时也是这个活动的股东在心中早就对节目有意见或有希望看到的艺术家。因此,某程度满足观众的期望对我来说是一大考验。我努力去提供他们希望看到的东西但却是观众们未知的领域。但是,如果观众期待拿到的,而您却朝着不同的方向投一颗完全不同的球给他们,那么他们只会感到惊讶,这并非是一个好方法。我们必须将球扔到他们绝对可以接到的地方,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必须付出一点努力去接住那个球。
 
 
 
将来您想透过举办KEX达到什么目标?
 
我认为我们的目标尚未达成,不过这个活动的其中一个目标是持续举办活动。特别是在日本的表演艺术界,要持续办展是非常困难的。实际上,由一位策展人来决定整个展览节目表也是非常罕见的,因为如果我们自己举办这个活动,需要庞大的资源,我们就需要招揽无数的赞助厂商和无数的赞助机构。一旦不同的赞助厂商愿意加入,策划人必须考虑厂商之间的平衡与建立厂商之间的联谊关系,有时也要接受他们的建议。因此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变得非常困难。我认为观众是戏剧和舞蹈最主要的资助人之一,毕竟购买门票的是观众。在日本,独立小剧场和商业剧场之间的界线非常模糊。因此,我认为观众的参与对整个活动影响非常大。因此,即使一位策展人提出一项作品,成熟的观众能理解一切。然而观众相信自己知道的和自己想看的东西,因此很难完全相信策展人提出的节目安排。他们不太信任策展人或剧场的节目安排,却非常信任博物馆或美术馆的展出。
 
而电影院和博物馆的门票价格是相同的。日本的观众对表演艺术持有不同的态度,这使得活动安排变得非常困难。
 
因此,存在着两个困难:招揽赞助厂商和观众。我觉得这个职位要让社会大众公认是一项重要的任务。
Marlene Monteiro Freitas和BACCHAE,《PRELUDE TO A PURGE》,2018年,京都罗姆剧院。摄影:浅野豪。由京都国际舞台艺术事务局提供。
Cecilia Bengolea和FrançoisChaignaud,《 DUB LOVE》,2018年,京都罗姆剧场。摄影:松见拓也。由京都国际舞台艺术祭事务局提供。
在京都人们如何看待表演艺术?
 
与日本其他城市相比,在这里受到更多的尊重。许多参展者有的是业余艺术工作者,有的不是专职艺术家或不是职业艺术家,虽然人们也许不认为参展者很成熟,但是即使他们是业余的,在京都他们仍然会受到尊重。
 
 
 
您对京都现代/传统戏剧有什么看法?他们有什么重要性?
 
我认为它们彼此没有任何关系。 KEX并非只为了吸引对传统文化感兴趣的游客。最近,我们吸引了一些想了解京都当代文化,并想进一步了解京都人日常生活的游客。
 
 
 
您觉得京都KEX的举办时间合适吗?
 
碍于时间限制无法多说。但是当人们离开表演现场,到剧场外时,我可以听到许多意见,讨论和人们的对话。除了说表演是否有趣外,还可听到观众们更深入地谈论他们所看到的内容。很高兴除了看到观众们赞赏作品之外,有时也会发现表演作品与他们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共鸣。
 
 
 
京都作为举办这些表演的会场,您有什么看法?
 
这里有一定的自治权。与日本其他地区相比,除了共产党在京都势力强大之外,公民运动也很盛行,例如减少浪费,推行永续性的运动等。我觉得人们不完全依靠地方政府,而靠群众主动发起运动或自主改革。尽管我们呈现的某些作品并非总是容易理解,但人们非但不拒绝甚至敞开心胸接受,更不会有为何要把经费用在难以理解的事物上的想法。人们不是抱持着“消费者”的心态。他们了解艺术不是为了消费。我认为KE的观众既是参与者同时也是投资股东。
 
 
 
您觉得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这是非常个人的事,但是我觉得我并不孤单,反而得以与人们彼此分享与交流。
 
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生活在虚幻的现实中,总是与同一个圈子的人来往,我们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但是,长久在这样的环境下对很多事情是不好的。藉由这样的活动,让您意识到您周围以外的人,您你平常接触的环境以外,也有与您想法相同的人。带给您希望。
Tel
+81-75-213-5839
网站
https://kyoto-ex.jp/home/eng/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观光与体验活动

节庆活动

观光与体验活动

艺术&工艺品

一个同时拥有传统工艺与创新艺术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