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Monpan 食堂

观光与体验活动

当地美食

Monpan食堂

观光与体验活动

当地美食

Monpan食堂

Monpan食堂是京都一家温馨而富有创意的餐厅,供应Mongoru Pan,就是蒙古面包,以及融合世界各地菜色的多国籍料理。 Monpan是一间很有特色的餐厅,我不知该如何形容它,不过透过介绍它的店主加藤晴久(Haruhisa Kato)的人生故事中就可以了解它了。 在这次访谈中,晴(Haru)带领着《京都季刊》的Ananya Mayukha踏上了通往Monpan的旅程,我们跟着她一起去看看她在奈良渡过的童年时期到成为建筑师兼乐团团员 ,后来又遇见人生伴侣Akki到现在共同经营餐厅的心路历程。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照片提供:Codi Hauka
晴( Haru):你打算把Monpan介绍到全日本吗?
 
 
 
 Ananya:​   大家都知道Monpan。
 
不是所有人。 只有认识 Monpan的人...... 才知道 Monpan。
 
 
 
您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童年时期的事吗?
 
我在大阪出生,在奈良县吉野市长大。 我7岁那年,我妈妈去世了,我是她唯一的孩子。 我父亲是出租车司机,放暑假的时候,我爸爸强迫我去祖父那里,虽然他也住在奈良。 不过那里四面环山-有美丽的山峰和清澈见底的河水流过连绵的山峰。 我祖父人很好。 虽然他年纪很大了,但是他知道如何用双手创造制作所有的东西。 例如,我们用稻草做草鞋叫做waraji。
 
他告诉我:"明天早上我们要去爬山,所以你必须很早起床,大概5点。 "但是他更早就起床了,3点,然后由稻草开始自己编制草鞋。 他就是这样的人。
 
我的祖父在我17岁时去世了。 他是我的英雄。
 
然后我就与父亲和继母一起回家了,我开始变得有点自闭。 你知道自闭吗?
 
 
 
自闭?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由于我的心生病了,也许是心...... 也许是其他的地方,所以我无法外出。
 
我反抗我的继母。 她强迫我信仰宗教-她的宗教是一种"新兴"宗教,所以我一直反抗她,到最后我无法去上学。 那是我15岁的时候-无法上学,三年来,我一直把自己关在房子里。
你一直被关在房子里?
 
不不不。 我没有被监禁。 是我的心。 我很害怕踏出门进入社会,你能理解吗? 所以我待在房子里,但是即使在家里,我的继母不是我的朋友。 她强迫我加入她信仰的宗教,所以我反抗她。 因此我没有去上学,并且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在家自学,并考上了大学。 然后我就离开家,开始独自一个人生活。
 
当时,我的许多朋友都去过印度,他们告诉我印度非常美好。 所以我非常努力地赚钱存了一点旅费,当我19岁那年我第一次去了印度。
 
 
 
我记得您曾经告诉我-您在印度发现了在日本已经找不到的东西了吗?
 
是的,在印度,我发现人们只是为了生活而生活。 有时,为工作而生活。 有时,他们欺骗别人,但他们却为生活而奋斗。 即使许多人非常贫穷,他们仍为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而努力工作。
 
当我看到这样的情景,我非常能理解,即使在日本,人们也是一样的。 他们为公司工作,而不仅只是为公司工作。 他们也为家人而工作-努力照顾父母...... 那是完全同样的! 同样地,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一样的。
 
大学毕业后,所有大学生都想进入所谓的"好公司",为的是获得高薪。 但是我并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我只是想过...... 真实的生活。 至少,那是我当时的想法。
 
毕业后,我在一所高中教了六年英语,但后来我辞掉工作去考了第二所大学念的是建筑。 我对建筑感兴趣,因为我喜欢人们的生活。 我喜欢房子,也喜欢做菜。 我喜欢过生活。
 
 
大学建筑科系毕业后,我开始从事室内建筑设计的工作。 我的同事们组了一个乐团,他们邀我一起加入。 因此,我们平常从事建筑设计的工作,周末就在一起练习和表演。 我们就这样一起工作了15年,还去了日本很多地方旅行。 有时也参加长达十几天的表演活动。 当时就住帐篷参加音乐活动。 但是获得的酬劳实在太少了,后来甚至连交通费都付不起。 所以我提出了卖东西的计划。 刚开始,我们卖咖哩饭。 但这太普遍了-很多人都卖咖哩饭。 所以我又想了另一个办法。
 
与团员们一起旅行时,我在日本各地结识了许多朋友。 其中有一个朋友来自蒙古。 当蒙古南部被中国占领时,他就离开那里来到日本,开始经营一家蒙古餐馆。 在20年前发生神户大地震时,有6000多人牺牲,还有许多房屋倒塌,所以蒙古政府送了...... 你知道吗? 一种可移动的房屋。
 
 
 
它们叫什么?
 
它们称为蒙古包,是蒙古游牧民族的住房。 从蒙古寄来了许多这种移动式的住房到神户,捐赠给因地震而失去住处的人们。 但是日本政府因为不知道该如何搭盖蒙古包,于是让这些蒙古包闲放了很多年,因而劣化甚至无法使用。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对蒙古人民感到非常抱歉,而且我觉得我必须为他们做些什么事情。 于是我计划举办一个活动。 那时,我住在京都附近的茨木县,我在河边搭建了一个我自己用竹子作的蒙古式移动房屋。 同时还邀请了当时住在大阪的许多来自蒙古的朋友,还有一些来自大阪以及印度的从事音乐工作的朋友。 大约有超过100人参加了那个活动。 就是在那个时候蒙古朋友教我如何制作蒙古面包。
 
后来,我去了他的餐厅,他再教我如何制作面团。 然后又过了五年,我开始有卖蒙古面包的想法。 我想,如果我卖用蒙古面包做的汉堡或塔可饼之类的东西,我会比只卖咖哩饭更赚钱。 因此,我开始做了种种尝试,终于找到了现在这个模式,而且我成功了。 我们每次都卖得很好,有足够的收入支付参加音乐活动的交通费。 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10年左右,一直到她[Akki]来了,我才退出了乐团,开始与她一起卖蒙古面包又过了另一个10年。 慢慢地我们想应该要有一间餐厅之类的比较好。 一个存在现实的东西。 所以我们开了这家餐厅。 而且是自己建造的。
我真的很惊讶,您到底用你的双手做了多少事,例如盖房子,做饭,音乐演奏......
 
我也喜欢绘画。这些是我的图纸! [显示图纸]还有这个!这是我旅行时写的日记。这是意大利,希腊,危地马拉,秘鲁,土耳其。
 
 
 
您为什么想去这些地方?
 
我对文化感兴趣。 现在,我非常喜欢日本的文化。 但是我年轻的时候,对日本文化一点也不感兴趣。 说实在的,那时的我对日本文化一无所知。
 
 
 
为什么不感兴趣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感兴趣? 也許那時我...... 为什么不感兴趣呢? 我也不知道。 我认为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对自己的文化一无所知。 我听西洋音乐,看美国电影,而且当时日本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显得很落后。 但是现在我有不一样的看法。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去了解日本文化的?
 
也许是我去了许多国家之后吧。 我看到了许多优美的文化,友善的人们,精致的生活。 我才意识到,其实日本也是这许多国家当中的其中一个国家。 所以我回到了日本,我终于知道了。 我们周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日本的人事物一切都是美好的。 那就是我的感觉。在我访问了许多国家之后,也许吧。有这么多好的文化,好人,好生活。但是我意识到,即使日本也是其中一个国家。所以我回到了日本,我知道了。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很好。日本人的一切都很好。那就是我的感觉。
 
 
 
你和Akki姐是如何相遇的呢?
 
我从1999年开始在音乐活动中贩卖蒙古面包,而我们是2000年在一个名字类似"走"一直"走"的活动中相遇的。
 
一路上都用走路的,从东京出发经过广岛到达长崎,那里1945年被投下原子弹,造成超过5万人丧失生命。
 
原子弹是用铀制成的,而铀却是美国政府在霍皮族保留地开采的。 霍皮的意思是"和平",霍皮族人非常热爱和平。 他们甚至有句俗话说:如果一只山羊化为灰烬从天上掉下来,请向世界讲述霍皮族的故事。 我们举着火炬沿路行走,步行到达长崎后,有些人还继续前往美国的霍皮族保留地,将火归还给那块土地。
 
我从京都出发,走了大约120公里。 在神户遇到了她[Akki],从那之后我们就一起走了。
晴(左)和Akki(右)
你们走在一起,肩并肩吗?
 
不不不。 跟很多人。 应该超过60个人。
 
 
 
故事越来越浪漫了。
 
是的,其实也不是很浪漫。
 
总而言之,她是从长崎走来的。 走路的活动结束之后,她打电话告诉我她想跟我见面,所以我邀请她到我家来。
 
 
 
您住在京都附近吗? 所以她常常来吗?
 
一路走来。 那是一段远距离恋爱。
 
那次见面以后过了两三年,她到神户来。 当时她在针灸学校读书,毕业后她考上针灸师执照就到神户来工作。 她来神户以后,有休假的时候,我们大约一星期见一次面。 不久之后,她搬到我家,我们就一直住在一起了,大致上就是这样。 三年后,我们开始一起卖蒙古面包。
您一开始是在大型音乐活动中卖蒙古面包,对吗? 当时在音乐活动中卖蒙古面包与现在在餐厅里卖蒙古面包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每个人吃蒙古面包的方式不同。 在店里,客人们都很放松,而且很优闲地慢慢享受蒙古面包。 然而在活动会场,客人们则边走或边跳舞边吃蒙古面包,也有人另一只手还拿着啤酒。
 
我非常喜欢大型活动会场。
 
 
 
您喜欢它们的什么?
 
音乐总是环绕在耳边,沉浸在其中感觉非常地幸福。 尤其是夏季,不管在山区或是在海边。 那种感觉非常棒。
 
 
 
那你们为什么会开这间餐厅呢?
 
有时,我们想去外面做饮食贩卖,却被拒绝了。 如果在一些大型活动中还可以参加,但是有时即使是大型活动,我们也不得不填写一些繁杂的文件。 但是如果我们有自己的餐厅,我们可以不受限制地在外面做饮食贩卖。 这就是我们开这间餐厅的原因。
所以现在您可以做很多其他的菜了吧? 除了蒙古面包以外。
 
是的,大部分都是亚洲料理。 由于我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培训,所以有时我觉得做传统日本料理非常困难。 但是我已经吃了日本料理这么多年了,所以我可以复制它。 而且,在去过世界上许多地方旅行之后,我想创作一种新的日本菜。
 
 
 
新的日本菜? 您指的是什么呢?
 
就是不很经典的传统菜,但是我做的是传统菜只是加进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已。 有时,我在日本菜里放一点新的香料。 所以,我不是为客人提供传统的泰国菜或传统的印度菜,而是通过我个人的经验和感受,我想做新的泰国菜,做新的日本菜。 我觉得我做每一道菜就好像在创作一个"作品"。 每当有客人下订单时,我就做一个作品。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做菜-因为那是有创造性的。 我想做的就是创作。
 
但是相反地,我必须非常忠于日本料理,因为有太多外国人到我们这里用餐,他们会认为这就是日本料理。
 
 
 
您觉得为什么有这么多外国人来这里吃饭?
 
我不知道。因为我们有英文菜单吧?
 
 
 
那么问您一个更精神层面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人都会生老病死,您觉得我们的人生应该选择怎么做......
 
我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不喜欢被迫用别人的方式过生活。 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过生活,我想感觉自己内心的感觉。 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很简单就是这样而已。
 
你不这样想吗?
 
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必须这样做,必须那样做"的时候,我是不可能照他说的话去做的。
 
不,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不,你做不到,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我想做点什么,我就会去做。
 
 
 
Akki姐也这么觉得吗?
 
她也是一样的。 我知道她的想法也和我一样。 我非常爱她,因为她就是她。
 
我是这样想的。

 

您认为那样的人很少吗? 要找到愿意做自己的人很难吗?
 
不,我认为这是属于他们的地方。 我们知道许多想做自己的人会到这里来寻找志同道合的人。 那就达到我们的目的了。
 
与想做自己的人交朋友。
 
 
 
照片摄影Codi Haukawww.codihauka.com
地址
606-8314 日本京都府京都市左京区吉田下大路町29
网站
http://monpanshokudo.hatenablog.com/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