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首頁
  2. 京都國際寫真祭KYOTOGRAPHIE 2019:回顧

觀光與體驗活動

節慶活動 工藝品

京都國際寫真祭 2019:回顧

觀光與體驗活動

節慶活動 工藝品

京都國際寫真祭 2019:回顧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京都國際寫真祭之所以能辦得成功,一部分原因是影像能超越語言差異,以心傳心:透過無言交流,震動心弦產生和諧共鳴。“ Vibe”意思就是在特定場域內以心傳心,如此貼切的攝影展活動主題,已經走過了七個年頭。
 
在11個主要展場中,“自然形態之美:包浩斯(Bauhaus)的100年紀念展”最忠實地表現了這個主題。Alfred Ehrhardt大師的大幅照和經典黑白照中呈現的貝殼、珊瑚和北海的海埔地等給人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在顯微鏡下看到的原生動物,皮膚和頭髮。正如策展人Sonia Voss所說,透過兩足院窗外的廣闊花園完美地呈現了綠色“宇宙世界”。
 
但是,儘管文字記錄和翻譯不被贊同,但也不能完全否定文字的功能。這從在京都文化博物館別館的主要會場內展示的“野生”展中可明顯看出。肖像畫家大師阿爾伯特·沃森(Albert Watson)的名作也許可以證明這一切。作為攝影工作者的攝影師,他以對攝影器材的“手工處理”而著稱:為了讓米克傑格(Mick Jagger)的人像照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Watson把照Jagger的底片回轉,並重復將Jagger的臉拍在豹子的臉上,直到成功拍到兩者完美結合的照片。這是我在展覽照片旁附上的解說中學到的。令人遺憾的是,他的其它著名作品(例如坂本龍一和斯凱島(The Isle of Skye)的圖像),以及其他任何照片上,還是牆上的標籤或是作者簡介中,都沒有任何有關他的攝影技術或背景故事的解說。同時,他在媒體發佈會上的簡短講話中,似乎對談論展覽的主要贊助商BMW比對他自己的作品更讓人感興趣。我知道不應該做這樣的比較,但比起去年此時在此舉辦的Jean-Paul Goude的發佈會盛況,結果令人感到困惑。
 
今年最受歡迎的是年輕波蘭攝影師(生於1984年),Weronika Gesicka拍攝的“多麼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美國蒙太奇攝影照揭示了所謂的美國偉人時代的虛構性質,反映出與波蘭當代插畫家Pawel Kuczynski類似的諷刺幽默感。場景設計是今年展覽中最精緻的場景之一:照片展示在鋪瓷磚的走廊和1950年代的客廳中,客廳裡放著沙發,還有復古電視機,電視機上的兩支天線看起來像兔子的兩隻耳朵,以及像蓬鬆頭髮般的布拖把和後院裡危險的兒童遊樂器材。Roland Marchand的《宣傳美國夢》(1985年)和大衛林區與麥可摩爾的紀錄片(他們使用標題曲作為整個科倫拜校園暴行事件中CIA協調場面的背景音樂)已經包含在這個領域,甚至正如John Einarsen所說,對於大多數美國人而言,非蒙太奇的照片本身在一定程度上足以傳達許多信息。
另一個受歡迎(也很有趣)的展覽是室町街上的譽田屋源兵衛竹院之間的“皮埃爾·塞爾內&春畫(Pierre Sernet & Shunga)”,原本在東京Chanel Nexus Hall展出時已吸引了大批觀眾。春畫字面上的意思是“春季的圖片”,在這裡看到的春畫都是2013-14年在大英博物館展出的江戶時代情色版畫,後來隔了一段時間,又在東京的永清文庫博物館和京都的細見博物館展出。細想人們可以普遍地從書本上看到春畫,因此國家公開展覽在不被贊同的情況下得以舉辦令人非常驚訝。香奈兒(Chanel)GK的董事長Richard Collasse將這種“偽善”歸咎於19世紀“美國清教徒主義”的影響,但事實上,從1722年的享保改革開始(大英博物館展覽的目錄上有專門討論這一主題的章節),德川當局曾長久以來對春畫的生產者和買賣供應者進行審查,監禁甚至折磨拷問,因為正如伊恩·布魯馬(Ian Buruma)所說,日本文化認定公開的性行為在政治上是違法的。有趣的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在東京首次開展時,主辦者考慮設定“女性日”來鼓勵被認為拘謹的日本女性參加。這種入場設定的需求很快就被消除了,事實上,女性參加者的人數超過了男性,這表示日本女性亦積極地追求在公開場合解放身體的“隱私”部位,從小野洋子和五十嵐惠等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出這一點。
 
大英博物館在目錄上謹慎地指出:“近代的日本確實不是性天堂;那裡有龐大的剝削性產業。”雖然有些版畫描繪了強姦的景象,其中有一張特別令人毛骨悚然。那張畫描繪著一位皮膚灰白,張著爪子的荷蘭船長與一位堅忍的性工作者相遇的情景,但展覽的氣氛特別輕鬆(春畫也被稱為warai-e,字面意思是“圖片讓你開懷大笑”)。在妓女和客戶,女傭和旅行營業員以及武士和藝妓之間,我們看到了類似的角色,諸如mabu(指已婚女人的情夫或性工作者的非付費客戶–“後門男人”)和otoko mekake (寡婦養的情夫)。在看似無止盡的配對關係中(偶爾有三角關係),除非我們閱讀寫滿在大多數作品頂部的對話,和完整的英文和日文字幕說明,否則大多數內容會使我們想逃離展覽會場。畢竟,春畫算是一部首創漫畫。如果說文明已經讓社會有任何進步,那麼從皮埃爾·塞爾內(Pierre Sernet)的側面肖像中可以看到一個事實就是多方位,多文化的色情交易,應該完全是雙方同意的行為。
在y gion舉辦的三人展“關於她,關於我,關於他們:三位攝影師鏡頭下的古巴藝術和生活”,透過他們的作品藉由藝術手法浮現了潛在的犯罪和政治壓抑問題。當我看到革命前曾是時尚攝影師,也是三人中最年長的阿爾貝托·科爾達(Alberto Korda)的作品時,我覺得他似乎毫不費力地在革命當中重新調整他對女性面孔的審美觀並創造出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標誌性肖像時,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革命發生時Rene Pena還是嬰兒,他將自己的身體視為“舞台”,以自身的生涯來表現革命的歷史。亞歷杭德羅·岡薩雷斯(Alejandro Gonzalez)是三人中最年輕的,通過他對歷史事件的透視與再認識以及為街頭兒童和在正式的歷史敘述中缺席的哈瓦那的LGBT群體的攝影,批判革命諾言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當然,對社會最銳利的批評來自社會內部。岡原功祐(Kosuke Okahara)致力於幫助六名(其中有五例在展示裡做介紹)東京地區有自虐常習的年輕女性度過陰霾。我們唯有在岡原極具說服力的書面介紹中才能真正裡到一部分這些故事背後的原因:欺凌,家庭暴力,性虐待和強姦等。他寫道,他們的困境赤裸裸地“揭開現今日本社會的黑暗面”。這些照片中顯示出孤獨和經濟貧困,是親密的,而不是偷窺猥褻的。我們看到婦女在家中服用藥(抗憂鬱藥?),準備割傷自己,被救護車送往醫院。令人震驚的是,即使是快樂的事件,例如嬰兒的出生,也不足以防止複發。有五組照片被放在由木村俊介設計的一個更寬闊、漆黑的空間中,場內布置成地牢和引導錯誤轉彎的展場迫使我們經歷女性的困境,成功地表現了作者的訴求。岡原的另一場展覽與瑪格南圖片社攝影師Paolo Pellegrin共同合作,主題是京都大學著名的老舊宿舍吉田寮。作品暗示陷於毫無尊嚴的窘境,除了不像年輕女性因找不到自己“安心的立身之處”而陷於絕望一樣,這個讓他們感覺良好的地方,可說讓這些進取向上的年輕人(大多數)正在經歷一趟“悲慘之旅”。
 
其他兩個利用展場空間的展覽分別是Ismail Bahri的“樟樹”和斑哲明米列派(Benjamin Millepied)的“黑暗中的自由”。 Bahri在二條城的御清所廚房(史無前例的展場利用)設置巨型投影寫生機,將現場情景透過鏡頭呈現在平面上,給予觀展者一連串的場域特定體驗,投射影像包括場外的樟樹在內。我最喜歡的米列派展覽在漆黑的黑蔵畫廊內上演。米列派是攝影師,編舞家和電影製片,也曾是紐約市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和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導演,現在米列派以洛杉磯為活動據點全心致力於他創立的洛杉磯舞蹈計畫(LA Dance Project)。展場入口的走廊上擺滿了看不見表情的人影輪廓照,照片中的人物都走在好萊塢林蔭大道上。場內黑暗的圓廣場內擺放著一系列婀娜多姿的熱舞中舞者的等身黑白照,交替出現在反射面上,並伴有由“洛杉磯之音,從伯納德·赫爾曼到荀白克再到史特拉汶斯基(sounds of L.A., from Bernard Herman to Schoenberg to Stravinsky)”構成的聲景。在二樓播放著米列派的短片“ 思考”,再進一步往上,通過螺旋梯到達位於塔頂的第三間房間,上面放著更多舞者肢體的黑白照片,但場地規模較小。圓形的房間內伴隨著聲景不斷反複播放著舞者乏味地排練時低聲哼著舞曲旋律和發出砰砰舞步聲的影片,讓觀展者重新認識米列派在他的藝術家講座中所說的“與時間的腐敗關係(corrupt relationship with time)”。
KYOTOGRAPHIE已經改變了京都文化景觀,獲得認定與贊同並確立其地位,消解贊助廠商的成見和偏見,努力的成果可從分散於市內各地的72個衛星展覽會場得知,展覽也比以往更受重視。在此特別推薦素形藝廊(Sugata)的Osamu James 中川個人展和Main藝廊的Nao Naido展。
 
地址
602-0898京都上京區相國寺門前町670-10,日本
電話
+81 -75-708-7108
網站
https://www.kyotographie.jp/?lang=zh_CN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觀光與體驗活動

節慶活動

觀光與體驗活動

藝術&工藝品

一個同時擁有傳統工藝與創新藝術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