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首頁
  2. 京都國際舞台藝術祭:與橋本裕介對話

觀光與體驗活動

節慶活動 工藝品

京都國際舞台藝術祭:與橋本裕介的對話

觀光與體驗活動

節慶活動 工藝品

京都國際舞台藝術祭:與橋本裕介的對話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10月下旬漸漸進入秋天是京都一年中色彩最優美的季節,同時也是這座城市藝術活動行事曆上的一大亮點:京都國際表演藝術祭
 
自2010年以來,這個激進的表演藝術節在京都市的各個會場中蓬勃發展,吸引了許多觀眾到此一睹引人深思、且有發展性的舞蹈,戲劇和佈景設備。今年京都國際表演藝術祭的參展者從遙遠的地方帶來他們的作品:他們來自首爾和沖繩,到史特拉斯堡,紐約,柏林,巴黎,里斯本和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其中許多作品都是在此首次上映。今年的活動主題是女權主義和現代性,所有的表演意圖在挑戰觀眾們的先入為主的思想和觀念。
 
我參加的表演包括Roberta Lima的《Embodiment of Water》,從審美學上來看這是一個令人難忘的迷人舞台,在讓小水滴結晶產生的陰雲下進行融合了音樂和舞蹈的表演。 山城知佳子(Chikako Yamashiro)的高度臨場式演出《土的人》,將影片與現場表演結合在一起,呈現色彩鮮豔的動態視覺世界,在昏暗的房間裡,將影片投射在螢幕上的三個畫面,畫面上有無數的手從花壇裡露出來。 DUB LOVE是三位舞者優雅又壯觀的共同演出,他們穿著芭蕾舞鞋,在牙買加樂曲的配樂節奏中與舊式音響的音效產生共鳴。 Bacchae-Prelude To A Purge是一部富有喜劇性,音樂性和戲劇性的表演,以表現人類心靈內心為主題,劇場裡觀眾們氣氛融合,即使沉默不語,也會充滿歡笑,而觀眾的參與常常出現在他們的演出劇本裡。以歐里庇德斯的悲劇理論為基礎,演員們令人印象深刻的表達能力,從頭到尾充滿活力的賣力演出。手塚夏子的作品《漂流瓶計劃第2章深入到點》(Floating Bottle Project Vol. 2 Dive into the point)讓觀眾更進一步地參與演出:首先將他們分成3組,並要求他們參加遊戲並遵循遊戲規則,在遊戲中提出一些有關自由和權威等嚴肅的問題,無可置疑這些問題在演出結束後肯定有一段時間會在觀眾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京都國際表演藝術祭的最後一天,我在羅姆劇院(ROHMTheatre) 與橋本祐介先生(Yusuke Hashimoto)進行訪談,得以深入了解橋本先生對這次表演的內心獨白,以及他不為人知的背後努力與寄予未來的展望。
橋本祐介。攝影 Maithilee Jadeja。
Maithilee Jadeja:可以請您談談您自己嗎?
 
橋本裕介:我十幾年前來到京都。一開始,我想參加與表演有關的活動。但是我進入了京都大學,那裡沒有表演藝術科系。因此,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就進入一家個人的戲劇公司。而我的職業生涯就是從當演員開始的,後來戲劇公司的導演請我擔任製作人。
 
 
 
所以這都在京都嗎?
 
是的,在京都大學。非常多的學生自己創立了戲劇公司,甚至,在京都大學,就有六到七間。似乎立命館大學有3間戲劇公司,同志社大學也有3間。
 
無論如何,作為製作人我必須提高自己的統籌能力。於是,我與關西地區的其他戲劇公司,並把獨立的個人戲劇公司組織起來建立彼此之間的聯繫關係。然後,於2003年正式成立自己的製作公司。
 
 

您的製作公司叫什麼名字?
 
橋本藝術經營事務所(笑)是的,非常普通。
 
我曾與多位藝術家合作,除了劇場工作者,還包括舞蹈工作者。與舞蹈工作者合作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舞蹈表演不須使用語言,甚至可能超越語言障礙傳達訊息,不僅在日本如此在國外也是如此。
 
因此我向京都藝術中心(京都國際表演藝術祭的主要會場之一)提出了一個企劃案。這個專案中包括,由我每年製作提供幾部作品,因為KAC不僅有工作室,還有表演廳可以有效地展示作品-當然KAC也有他們自己的計畫安排。但美中不足的是無法吸引京都境外的觀眾,所以我開始有了一個舉辦表演活動的想法。由於舉辦的時間是成功的關鍵,因此我們決定在同一個周末同時展示許多作品,讓從京都境外來的觀眾更容易在一日中安排所有的觀賞行程。
 
從前,以關西地區為活動據點的年輕藝術家們想要在國際上發展,剛開始總是必須先去東京,結識住在東京且可以幫助他們展開事業活動的評論家或記者。因此我想藉此創建一個國際平台,以便這些藝術家可以在此就地發展與建立聯誼關係互相交流,並受到國際的邀請。京都雖以傳統文化聞名,但另一方面,也有許多年輕創作者在此努力發展當代文化。如您所見,京都有很多的大學和許多學生在此各自進行著各種文化活動。另外還有許多企業持續在開發與生產高科技產品,我也想舉辦這方面的展示
 
 
 
當您開始擔任演員/製作人時,是否必須經常去東京?
 
是的。不過我有非常大的壓力。當然,雖然我投入很多金錢,但我並不喜歡他們的方法和價值觀。但無可厚非我想在任何首都城市應該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吧。
 
 
 
京都國際表演藝術祭的任務是什麼?
 
京都國際表演藝術祭最主要的任務就是促進作家嘗試新的創作。國際表演藝術節的主要目的是展示現在的作品。我們要促進新作品的創作。因此,有時我們會在藝術祭的半個月或一個月前後邀請藝術家到此,並提供需要的人力與物資在此從事新作品的創作。
 
 
 
讓您決定今年陣容的靈感來自什麼?
 
實際上,是從我們記者招待會上發布的照片。每年我們通常會在7月或8月舉行記者招待會並公布藝術祭的細節,然後與參加藝術祭的藝術家們合影。因此,每當我拿到報紙看到照片時,我注意到了一些小細節。我想:為什麼所有的藝術家都留著鬍鬚?而且是所有男性藝術家。然後,我開始思考。我認為從根本上來講,表演藝術是一個集體活動。當然,既有總監,也有編劇和編舞,但活動本身應該仍然是集體的。我們必須考慮如何組織團體,如何建立有利於創造戲劇與舞蹈的關係。這張照片讓我看到在這個團體中長幼階級制度已經被取代了。 KE尋求嘗試性的創作,因此,如果我們想創作或發表嘗試性的作品,不得不考慮如何聚集群眾……如何在這種非金字塔形,無階級制度結構中從事創作。我在尋找一種可以替代的方式。
 
 
 
您如何尋找呢?
 
例如,She She Pop是一個表演組合,每個人都具有同等的影響力。他們把自己的創作作品組合在一起。因此我以類似的方式,給藝術工作者介紹新的合作夥伴,有時我自己也加入討論和創作。
土的人(Mud Man)作者山城佳知子 (Chikako Yamashiro)在京都國際舞台藝術祭 2018。攝影:Maithilee Jadeja。
《Embodiment of Water:The Ice Chandelier》Roberta Lima在京都國際舞台藝術祭 2018。攝影:Maithilee Jadeja。
本屆藝術祭的主要訴求是什麼?
 
最初,我決定以世界上的“女性”為主題,但後來我的想法逐漸改變轉向現代主義。因此,我們不僅關注女權主義,而且還關注其他領域。我現在不想結束這個構想;打算明年還要繼續關注這個主題。
 
 
 
您是如何照著這個主題進行安排的?如何選擇參展的藝術家?
 
有許多尋找相關作家的方法。 Roberta Lima,手塚夏子(Tezuka Natsuko)和山城佳知子(Chikako Yamashiro),他們都想到關於“女權主義”的主題,但同時也考慮把現代主義融入作品中。這三位舞者的作品形式和結構的不同在於對觀眾表現的方式,但他們都以這些主題為作品的核心。同時破除觀賞者與物體之間因事前的設想而造成的隔閡。
 
 
 
您在今年的策展紀錄中,提到了與其他類似的活動和戲劇相比這次的展覽位於優勢。可以請您能再多談一點嗎?
 
是的,為了讓藝術祭得以繼續舉辦,我一直意識著競爭的存在。
 
 
 
什麼樣的競爭?
 
特別是新作品發表時:選擇“世界首演”或“日本首映”很重要,因為這是吸引觀眾也是吸引媒體關注的關鍵。
 
 
 
為藝術祭招攬贊助廠商的過程中,您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觀眾同時也是這個活動的股東在心中早就對節目有意見或有希望看到的藝術家。因此,某程度滿足觀眾的期望對我來說是一大考驗。我努力去提供他們希望看到的東西但卻是觀眾們未知的領域。但是,如果觀眾期待拿到的,而您卻朝著不同的方向投一顆完全不同的球給他們,那麼他們只會感到驚訝,這並非是一個好方法。我們必須將球扔到他們絕對可以接到的地方,但與此同時,他們也必須付出一點努力去接住那個球。
 
 
 
將來您想透過舉辦KEX達到什麼目標?
 
我認為我們的目標尚未達成,不過這個活動的其中一個目標是持續舉辦活動。特別是在日本的表演藝術界,要持續辦展是非常困難的。實際上,由一位策展人來決定整個展覽節目表也是非常罕見的,因為如果我們自己舉辦這個活動,需要龐大的資源,我們就需要招攬無數的贊助廠商和無數的贊助機構。一旦不同的贊助廠商願意加入,策劃人必須考慮廠商之間的平衡與建立廠商之間的聯誼關係,有時也要接受他們的建議。因此直接表達自己的想法變得非常困難。我認為觀眾是戲劇和舞蹈最主要的資助人之一,畢竟購買門票的是觀眾。在日本,獨立小劇場和商業劇場之間的界線非常模糊。因此,我認為觀眾的參與對整個活動影響非常大。因此,即使一位策展人提出一項作品,成熟的觀眾能理解一切。然而觀眾相信自己知道的和自己想看的東西,因此很難完全相信策展人提出的節目安排。他們不太信任策展人或劇場的節目安排,卻非常信任博物館或美術館的展出。
 
而電影院和博物館的門票價格是相同的。日本的觀眾對表演藝術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使得活動安排變得非常困難。
 
因此,存在著兩個困難:招攬贊助廠商和觀眾。我覺得這個職位要讓社會大眾公認是一項重要的任務。
Marlene Monteiro Freitas和BACCHAE,《PRELUDE TO A PURGE》,2018年,京都羅姆劇院。攝影:淺野豪。由京都國際舞台藝術事務局提供。
Cecilia Bengolea和FrançoisChaignaud,《 DUB LOVE》,2018年,京都羅姆劇場。攝影:松見拓也。由京都國際舞台藝術祭事務局提供。
在京都人們如何看待表演藝術?
 
與日本其他城市相比,在這裡受到更多的尊重。許多參展者有的是業餘藝術工作者,有的不是專職藝術家或不是職業藝術家,雖然人們也許不認為參展者很成熟,但是即使他們是業餘的,在京都他們仍然會受到尊重。
 
 
 
您對京都現代/傳統戲劇有什麼看法?他們有什麼重要性?
 
我認為它們彼此沒有任何關係。 KEX並非只為了吸引對傳統文化感興趣的遊客。最近,我們吸引了一些想了解京都當代文化,並想進一步了解京都人日常生活的遊客。
 
 
 
您覺得京都KEX的舉辦時間合適嗎?
 
礙於時間限制無法多說。但是當人們離開表演現場,到劇場外時,我可以聽到許多意見,討論和人們的對話。除了說表演是否有趣外,還可聽到觀眾們更深入地談論他們所看到的內容。很高興除了看到觀眾們讚賞作品之外,有時也會發現表演作品與他們日常生活中產生的共鳴。
 
 
 
京都作為舉辦這些表演的會場,您有什麼看法?
 
這裡有一定的自治權。與日本其他地區相比,除了共產黨在京都勢力強大之外,公民運動也很盛行,例如減少浪費,推行永續性的運動等。我覺得人們不完全依靠地方政府,而靠群眾主動發起運動或自主改革。儘管我們呈現的某些作品並非總是容易理解,但人們非但不拒絕甚至敞開心胸接受,更不會有為何要把經費用在難以理解的事物上的想法。人們不是抱持著“消費者”的心態。他們了解藝術不是為了消費。我認為KE的觀眾既是參與者同時也是投資股東。
 
 
 
您覺得您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這是非常個人的事,但是我覺得我並不孤單,反而得以與人們彼此分享與交流。
 
日常生活中,我們總是生活在虛幻的現實中,總是與同一個圈子的人來往,我們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但是,長久在這樣的環境下對很多事情是不好的。藉由這樣的活動,讓您意識到您周圍以外的人,您你平常接觸的環境以外,也有與您想法相同的人。帶給您希望。
電話
+81-75-213-5839
網站
https://kyoto-ex.jp/home/eng/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觀光與體驗活動

節慶活動

觀光與體驗活動

藝術&工藝品

一個同時擁有傳統工藝與創新藝術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