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首頁
  2. 桑拿浴

觀光與體驗活動

清晨_夜間觀光 禪_冥想

梅湯桑拿浴

01

01

觀光與體驗活動

清晨_夜間觀光 禪_冥想

梅湯桑拿浴

京都五条-在京都車站附近的這個區域,越來越多的民宿和旅館在這裡開張,很明顯地這個區域正在蓬勃發展。“桑拿浴梅湯”是一個創新的澡堂型態,開啟了澡堂文化的潮流。附設桑拿浴室,確只需花費430日元就可以享受清爽舒適的沐浴。平時的營業時間中多是當地的常客和學生,在周末的早晨,這個景點就吸引了許多搭夜車來到京都的遊客和在木屋町玩通宵的年輕人。在京都(一個澡堂遍布的城市)中,為什麼這裡可以吸引這麼多年輕顧客?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年輕的澡堂愛好家湊三次郎的推廣以及GetYu!的活動的影響!這個活動自2016年以來持續定期舉行,點燃了年輕人熱愛澡堂的潮流。
 
湊先生大學畢業後開始在一家服裝公司工作。但是,當他聽到梅湯倒閉時,他離開了企業界,憑著業餘愛好者的熱忱投身經營澡堂,最終為梅湯注入了新的生命。無數媒體報導了他的經營管理術與成功的故事,但是,我們覺得應該把焦點放在湊先生的個人理念和他的個性魅力。無論澡堂的設備等物理元素多麼吸引人,若經營管理等抽像元素不能吸引人,那它便不會吸引回頭客,反過來也一樣。毫無疑問,梅湯的成功應歸功於湊先生的個人魅力。
 
因此,我採訪了湊先生(他與我是同輩),他告訴我他對澡堂的看法,他的喜好,他的過去和思想理念。跟他談話的過程中,越聽他說話越被他所吸引。

推薦網站

從“不知”到“沉浸”。 ANTENNA是以介紹京都多種文化為主的雜誌。

推薦網站

從“不知”到“沉浸”。 ANTENNA是以介紹京都多種文化為主的雜誌。

浴室文化之所以蓬勃發展,是因為位在京都

採訪記者:
我有一個東京的朋友最近來到京都,他告訴我,來梅湯是他這次旅行的目的之一。他在Twitter上知道梅湯,我感覺到越來越多的人為了來梅湯到京都旅行。
 
湊先生:
這是一個有桑拿浴的澡堂。我認為我們成功地搭上了桑拿浴的潮流。 梅湯位於京都這是一個很大的優勢。即使您旅行的主要目的是梅湯,您還可以前往京都著名觀光景點。相反地,假設我們位於靜岡縣的濱松(湊先生的故鄉),那結果會是不一樣的。我認為,因為我們位於京都才得以讓我們快速成功地復活,這在其他地方是無法實現的。我相信京都有著某種能讓澡堂文化成長開花的要素。
採訪記者:
您是否認為由於京都的地理位置才能孕育澡堂文化?
 
湊先生:
GetYu!的開始純粹是出於好玩的心態,就好像京都特有的村屋(現已關閉的當地酒吧文化,在左京區)的經營理念。熱鬧的地方自然會吸引更多人潮。我覺得梅湯應該就是如此。
 
我是一個人開始經營澡堂的,開幕的第二天,有一位和我差不多年齡的客人來,他告訴我他一直想在澡堂工作。我問他那願不願意試試打掃工作,他就開始來幫助我。隔天,他帶來了他的朋友們來,他的那些朋友開始經常從高槻(高槻市位於大阪府附近)騎摩托車來。好像我們小學的時候也常常這樣。看到其他孩子在做一些看起來很有趣的事情,就算不同班級也沒有事先約定,大家會不約而同地在下課休息時間聚在一起玩。這種精神是存在於京都的。
 
採訪記者:
京都確實有這樣的精神。聽說您打算開發第二個地點。您能告訴我們下一個挑戰您想挑什麼地方嗎?
 
湊先生:
是一個位於滋賀縣膳所市名為都湯的澡堂。原來的業主兩年前去世了,所以暫停營業。我與他們接洽,他們願意讓我接管。
 
採訪記者:
您為什麼選擇那裡?
 
湊先生:
現在,雖然我經營著梅湯,但我並沒有特別執著於梅湯。為了保存澡堂文化,我只是想樹立一個如何恢復停業的澡堂的先例。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曾經在澡堂入口做過收銀櫃台的工作。當我聽說梅湯倒閉時,我就有了這樣的想法。我沒有任何相關知識,而且梅湯也沒有最新的設備,因此我知道,如果我能夠克服一切障礙,表示我就建立了一個無敵不敗的澡堂經營模式。最終雖然我經歷了一個非常艱難的困境,但是後來開始經常有年輕人來了,我們的營業額也從赤字慢慢轉變為黑字,我學會了如何自己修理設備,澡堂的氣氛也變得更好了。
 
 
但是在其它地區應用梅湯模式可能會更困難,因為我們成功的原因應該就是剛才提到的京都的地理因素以及我“梅湯湊先生”的經營形象。因此,我決定在更農村的地區開設第二家分店。我想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建立一個樸素的澡堂。這次,我想建立一個以保留農村澡堂為目的的經營模式,都湯就是一個理想的地點。
 
採訪記者:
所以,您認為由於梅湯位於京都,目前的經營模式才有可能成功。因此,您想在藝術家或遊客不多的鄉村地區創建新的經營模式。
 
湊先生:
我想利用目前積累的經驗來了解自己的經營能力以及農村澡堂的潛力。我們之所以能夠在梅湯舉辦現場音樂表演活動,是因為京都是一個聚集很多音樂工作者的城市。我還不清楚膳所的人們喜歡什麼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我還必須繼續尋找適合那裡的經營方法。

沒有其他人在做。這就是我喜歡經營澡堂的原因。

採訪記者:
我想應該有很多像都湯這樣快要倒閉的鄉村澡堂。
 
湊先生:
即使在京都,澡堂的數量也以每年6間的速度在減少。現在有112個。我認為現在的狀況不可能一直維持。10年後可能就只剩下50間了。
 
採訪記者:
一年六間!倒閉的澡堂太多了。
 
湊先生:
這是過去五年來的情況。單純的計算便可得知,十年後將達到60間,如果沒有人接管這些澡堂的話,我相信會有更多的澡堂關閉。在五到六年之內,我認為澡堂的數量將會以更快的速度減少。在變成那樣之前,我希望能有像我這樣專門接管經營舊澡堂的人,同時經營多個澡堂。我不認為這是一個賺錢的事業,但這是一個機會。這是完全壟斷的事業,我相信澡堂可以保留下來繼續發展。這完全取決於您的經營方式。
 
採訪記者:
你也想有一天在靜岡接管一個澡堂嗎?
 
湊先生:
如果有機會,當然願意。即使是明天就必須接下,我也很樂意馬上就去進行。但是我必須先建立一個經營體系。
 
採訪記者:
如果您希望在鄉村澡堂消失之前參與經營,現在應該就是時候了。在您接受的其他採訪中,您談到過經營澡堂非常難,但是您如何從中找到經營的樂趣以及讓您持續前進的動力?
 
湊先生:
應該是都沒有其他人在做這樣的事吧。我喜歡做沒有人在做的事情,而且喜歡解決難題。
 
採訪記者:
你一直這樣想嗎?
 
湊先生:
我的童年時期,至少在我的大學時代,我是個思想家。那可能就是我偏離軌道的時候。 (笑)我想如果其他人也做同樣的事情,我可能會開始對澡堂經營失去興趣。
 
採訪記者:
但是現在,您的事業就是澡堂,而不是其他任何事情。
 
湊先生:
沒有其它想做的事,所以現在就是經營澡堂吧。另外,我一直走在這條路上,我想繼續努力看看能走多遠達到什麼境界。

澡堂也是一種時尚,是我學生時代的想法。我做到了。

採訪記者:
在一次採訪中,您曾經提過,您覺得自己很幸運。不論是梅湯的工作人員,還是與您一起創辦GetYu!活動的VOU的川良先生,或者是與LONESOME的橫須賀先生同世代的志趣相投的朋友,給我一個印像是,在您這條荊棘道路上好像有很多人願意加入您的行列一起前進。請問您是如何增加夥伴擴大圈子的?
 
湊先生:
我想能夠吸引志趣相投的人的原因是,我對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明確的願景,而我實際上正在這樣做。並且也腳踏實地在經營澡堂,如果我只說想經營澡堂卻沒有行動,人們只會認為這是個好主意,也不會付諸行動。
 
採訪記者:
你的GetYu!成員也一直是澡堂愛好者嗎?
 
湊先生:
他們也是。GetYu!的成員川良先生和Suka-chan(橫須賀先生)都很喜歡澡堂,並且經常光顧澡堂。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想要舉辦一個激發年輕人去澡堂的活動。川良先生去邀請了一些熱愛澡堂的藝術家,在舉辦第一次活動之後,DJ,雷鬼歌手和滑板選手之間便開始談論起他們對澡堂的熱愛,讓這個活動就此傳開來了。
 
採訪記者:
感覺似乎是您帶領著一群熱愛澡堂但從未說出口的人們呢。
 
湊先生:
在這之前,我認為沒有人認為有必要談論他們對澡堂的熱愛。您可能會說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改變了文化,所以人們可以大聲地說出來。澡堂的好壞也似乎變成了時尚。當我還是一個學生的時候,我想將澡堂變成一種時髦的東西。就在幾年前,沒有人會來澡堂接受采訪。當時,在時尚的老房子裡開的咖啡廳很受歡迎,我認為浴室也應該以同樣的方式受人歡迎。現在這個想法已經成為事實了,感覺現在去澡堂已成為一種時尚。
 
採訪記者:
您與GetYu! 的成員經常推薦的咖啡館,酒吧和理髮店有合作關係。你們選擇這些合作商店的標準是什麼?
 
湊先生:
我不是想打知名度,或者是想替別的店打廣告。我只是想介紹實際上自己也經常去的地方。參加我們活動的Miya理髮店是我經常去的一家理髮店,它也從來沒有被任何媒體報導過。
 
採訪記者:
您希望讓人們知道您熟悉的地方嗎?
 
湊先生:
沒錯就是這樣,我還喜歡知道一些令人出乎意料的事物。我是一個只有三分鐘熱度的人,當我喜歡的事開始流行時,我就厭倦了。我現在有點不喜歡澡堂了。 (笑)其實我內心深處,有點開始討厭梅湯了,因為它如此頻繁地被報導並開始成為一種潮流了。我喜歡那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喜歡一個人偷偷地享受。或是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偷偷地介紹給朋友,製造一個只在朋友圈中被熱烈討論的熱門話題。那就是我喜歡理髮店Miya的原因。如果理髮店 Miya出名了,那我是不會高興的。
 
從這個角度来看,我開始感覺澡堂很無趣。現在我想在澡堂世界中找一個完全不同的切點,去做一些新鮮的事。

老實說,我希望能夠像學生時代一樣隨興地在澡堂泡澡。

採訪記者:
剛才您提到過,在大學期間,您是個超級思想家。您是否受到某種文化的影響?
 
湊先生:
就像大學裡的許多年輕人一樣,我很熱衷於哲學,比如思考著我究竟是什麼?或者看一些看也看不懂的哲學書卻樂於其中。看著自己書架上的書,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笑)其中,中島義道的書對我有很大的影響。《阿米埃爾日記》我也看過很多遍。
 
採訪記者:
那些書的什麼地方吸引您?
 
湊先生:
中島義道的著作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很叛逆,但他只是在說自己的想法。他說不喜歡努力的人,以及無法接受那些愛出風頭的人。他將個人思想轉化為文字的方式影響我很大。哲學家阿米埃爾(Amiel)的《阿米埃爾日記》是他生前寫的日記,去世後才受到讚揚公諸於世。書中艾米爾記下自己每天心中的疑惑和內心的衝突,我經常將他的經歷與當時的自己比對。他是一個隱藏內心激情,永不放棄夢想的人。當我遇到挫折時會把它再拿出來翻一翻。它給了我很多動力。
 
採訪記者:
我想我可以慢慢理解為什麼您吸引了這麼多人。您說您做事是為自己而做,而不是為他人而做。人們總是不加思索地說,他們是為了別人而做事,但是您不是,讓人覺得您很可靠。
 
湊先生:
正如中島義道所說,說自己是在為別人做事的人那是在撒謊。例如,如果你說是為孩子買禮物,其實那是為自己買的禮物。你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如果你不這樣做,你自己不滿足或對自己說不過去。終究,這一切都是為了你自己。我相信這就是事實。再回到澡堂來說,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自己想在澡堂泡澡。當然,我確實也是希望其他人能到澡堂來享受泡澡的樂趣。不過說實在的,現在,我希望能夠像以前一樣只是很隨興地進入澡堂泡澡,而不必擔心澡堂的未來。 (笑)
 
採訪記者:
採訪您之後,我覺得我應該現在有時間去澡堂的時候就常常去。住在京都的人應該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澡堂。我現在大約每週去澡堂一次,以後應該多去幾次。
 
湊先生:
那我會很開心的。與其有人告訴我他們去梅湯,不如我聽到有人去其他澡堂,或者他們開始每週去澡堂三次,還讓我高興。畢竟,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經營梅湯的原因。
 
採訪記者:
換句話說,您的意思是只希望梅湯成為一個讓人們對澡堂有興趣的開山始祖就好了。
 
湊先生:
是的。我想讓梅湯作為介紹浴室文化的媒介。最好是人們在了解梅湯之後也開始去其他澡堂泡澡,在那消費。我希望越來越多的澡堂被保存下來。
 
採訪記者:
感謝您百忙之中抽出寶貴的時間接受我們的訪問!
地址
〒600-8115 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区岩滝町174
網站
https://twitter.com/umeyu_rakuen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從“不知”到“沉浸”。 ANTENNA是以介紹京都多種文化為主的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