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语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踩着涂漆的滑板在街上游走:漆(Urushi)液作家,堤卓也(Takuya Tsutsumi)

人文

踩着涂漆的滑板在街上游走:漆(Urushi)液作家,堤卓也(Takuya Tsutsumi)

人文

踩着涂漆的滑板在街上游走:漆(Urushi)液作家,堤卓也(Takuya Tsutsumi)

相关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

相关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

堤卓也(Takuya Tsutsumi)出生在创立于1909年的提浅吉漆器商店,2004年他开始在店里工作,成为家族企业的一员。卓也热爱漆urushi(日本漆)而且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发起了一个うるしのいっぽ(urushi no ippo)的活动,教孩子们并让孩子们体验漆的乐趣,此外在工作之余还把他喜欢用的东西涂上漆,例如滑板和自行车。听说这些滑板看起来很时髦又不俗气,这次竹内厚先生( Takeuchi Atsushi,文化作家)去采访了他。
 
堤卓也 /堤浅吉漆店 ,专务董事
毕业于北海使用上了漆的板身的滑板道大学农学院,毕业后经历了其他领域的工作后,于2004年进入堤浅吉漆店工作。主要工作内容包括生漆过滤,精炼和调合,制造适合传统产业的产品及修复漆器等。 2016年,他发起了一项活动「うるしのいっぽ」(urushi no ippo),要将漆的魅力和潜力介绍给下一代。还邀请学生参观漆工厂以及制作介绍漆的小册子发给学生。他目前正在为两家商店制作招牌,这两家商店于2017年2月开幕,分别是位于夷川通、寺町通附近的NEEZA(在京都市中心)和使用上漆的板身做滑板的LAMP(滑板商店) 。

-----应该有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认为漆器是需要格外小心照顾保养的东西,因此看到您拿着刮痕累累的漆滑板,令人有点惊讶。

我个人非常喜欢用因长久使用而留下痕迹或锈伤的东西。这个刮痕累累的滑板是我的朋友Inada爱用的滑板。以前因为板头上出现裂痕所以有一段时间没办法用,我就在板身的裂缝上漆,就又可以使用并继续在滑板上留下美丽的痕迹了。
而且我觉得应该可以再涂上一层漆。这样一来,漆会渗入刮痕中,形成一道颜色深暗的纹路。于是看起来就会像设计的图案一样。那么长年使用一个东西会变得更加有意义。

-----这听起来好像跟我们享受破旧牛仔裤一样。我对漆的世界了解不多,请问这种想法很普遍吗?

不是的,这在漆器商品中是不会被接受的。实际上,许多漆器产品的制作过程都要带着手套,因此不会在成品留下任何指纹。当然,这是必须的,但是结果,却让漆器与一般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我有一个朋友甚至不认识漆这个字,竟误把漆( urushi)读为榻榻米( tatami)(笑)。
卓也的朋友Inada先生的滑板。卓也说:「这些伤痕让我觉得很开心!」他很高兴竟有这么大的变化。它并不是一直保持全新的外观,替代的是很明显的使用痕迹。

-----我可以理解您所说的漆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越来越远了的意思。

对我来说,滑板运动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我影响也很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想到要在滑板上涂漆的原因,我认为这样也许能让漆的文化更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甚至在我还不了解漆之前,我的直觉就总是告诉我,漆是一种很酷的东西。

-----原来如此,所以在板身上涂漆对您来说就是把两个世界连在一起的自然结果而且对您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另外想请问你您,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漆是很「酷」的?

我的曾祖父创立了堤浅吉漆店,所以我是第四代。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要继承家业,我在不了解漆的情况下上了北海道的一所大学,我原本打算待在那里,不想回来京都。但是,当我27岁左右的时候,我被叫回来了,因为他们需要我在工场帮忙。在那之前,我对漆并不了解,只知道它是一种树的汁液。虽然如此,从小我就一直觉得我爷爷很酷。

-----所以您的祖父也从事漆的制作与买卖吧。

没错。堤浅吉的工场也是我爷爷的家。那里就有漆,如果我的粘土飞机机翼折断了,那么爷爷会很快地涂上一些漆替我修理好。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而且,他还会做给我很多东西,比如说用一张很大的纸折成纸鹤,用漆在上面画画等。漆既可以当黏合剂用,也可以作为物体的结构。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只觉得我爷爷是一个很酷的人。

-----听说你有一个孩子。

我还没有给我的孩子修理过任何东西,但我为他做过一个杯子。最近儿子非常喜欢美洲豹,所以很我努力地在杯子上刻了一只美洲虎,还涂上漆。但是,他说:「美洲豹一直看着我。太可怕了。」而且从来没有用过它. . .
这是卓也身为人父为孩子做的杰作,美洲豹杯。另一面刻有他儿子最喜欢的一句话「全能猎人美洲豹」。

-----我想应该有一天,您儿子会伸手拿起这个您专门为他做的,涂着黄色和绿色彩漆的杯子。不过,实际上您不是制作漆器的工匠,对吗?

堤浅吉漆店是一家卖漆的店。我们在日本国内和从中国购买漆树的树汁,在经过精炼之后,根据客户的要求进行调合,然后卖给下游厂商。人们经常问我,“那么,你也自己上漆吗?”但实际上,这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爱好。

-----原本我对漆的印象,就是把它涂到产品上,只用在制造的最后一道程序,但是现在我了解到其实有更多人参与漆的行业。

现实就是如此,通常媒体关注的是漆器作家或是它的产品(如漆器)。我希望更多人知道在成为成品之前的部分,例如生产生漆树汁的区域以及漆树的生态等。

-----这次,参观堤浅吉漆店的工场,很多事情让我感到很惊讶。首先是天然漆皮的新鲜度。我知道漆是从漆树割取下来的,但是当我看到它聚集在木桶中时,我觉得看起来好像蜂蜜。我知道这么说似乎很滑稽,但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实际上,我也这样觉得(笑)。不过,这还是原始的树液,因此需要经过多道程序,例如过滤,熟漆,搅拌和加热等程序,才能精炼出漆液所需的光泽和透明度。漆是一种天然材料,当然,每种原始漆的性质各有不同,因此先假设预测才能如愿精炼出符合条件的漆液,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卓也打开一桶来自中国城口的生漆给我看。像胶粘物质之类的杂质已沉淀在底部,因此首先需要使稠度均匀。然后,在进行精炼之前,必须先仔细观察生漆的状态。

-----我很惊讶的是漆的商品基本上都是客制化的。每种漆的商品,都是根据客户的要求由生漆制成的。制作程序本身也是非常有趣的。我想到最近非常流行组团参观清酒酿酒厂,我觉得,参观漆液精炼厂应该也会很吸引人。

实际上,我有一个在纽西兰经营葡萄酒酿酒厂的朋友,他似乎对我的工作很有兴趣。每次他来京都,都会到我们的工场看看。不一样的是,一般人可能会购买葡萄酒和清酒,但他们不会购买漆液。
精炼漆液的工场。直到几年前,从来没有人看过工场内的东西,因为从未有人向世人公开过。卓也选用美国品牌Dickie的工作服作为他们公司的制服,不过他也有一套日式工作服,因为有时需要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必须看起来像“日本人”。

-----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酿酒厂可能和漆液工厂有一些共同点,但是购买漆液的并不是普通家庭。请给我这个机会,进一步了解漆。

在我27岁加入漆的业务之后,我就了解漆有许多迷人独特的地方,但是我发现漆(urushi)最吸引人的是从漆树中割取下来的树液。有种树的人,照顾树的人,割取树皮的人,像我一样提炼生漆的人,上漆的人以及使用漆制品的人。如果能好好地维持这个循环,那么漆(urushi)的文化产业肯定可长久持续下去而且对地球环境非常环保。尤其是因为涂漆的产品可以长期维修和重复使用。

-----所以漆是真正的有机物质。现在,我也开始觉得我与漆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我有时会去冲浪和滑雪板。我相信,像我一样喜欢大海和或雪地高山的人,应该不难理解漆的世界的价值观。虽然大自然中乐趣无穷,但有时我们会感到被一种超越人类力量的自然力量所控制,感觉就像被大浪吞噬了一样。我想跟那些热爱自然与爱护自然的人们分享漆的魅力。因此我正在积极推行一个活动,在接触高山大海的大自然环境中,提供更多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漆的世界。

-----跟您谈话让我意识到,漆的文化其实与享受户外活动和冲浪等的休闲生活是息息相关的。

我很高兴您也这么认为,但曾经有人跟我说,「这样做太浪费漆了。」我知道这不会为我们公司带来任何商机,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意义,但是我仍然觉得我应该推行这样的活动。虽然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营业利益,但从整体看来,漆的产业正处于渐渐消逝落没的局面。
他滑着滑板的时候,总是想像着自己航行于大海上。心情好的时候,有时候还从千本丸太町滑到河原町五条去呢。 (京都市中心)。

-----我听说漆的产业正面临着萧条的状况。

首先,日本国内漆的使用量正持续地急剧下降,现在只剩50吨左右。与我开始在这里工作时相比,又下降了一半。此外,这其中有98%的原料是中国产的漆皮制成的,只有2%是日本国产的漆皮。生产量非常小,加上现在这个行业的就业人口年纪越来越大,处于高龄化的状态。尽管政府推行一项新政策,规定修复历史文物必须使用国产的漆,但是在生漆产地工作的人口非常少。更严重的问题是,由于人们对漆抱着负面印象,就连种植漆树的产地,都有人反对栽种新的漆树。

-----也许他们担心长疹子吧。

没错。我认为,如果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能会改变方向朝正面发展。首先,人体对漆产生的反应可以说是一个有趣的特征。像我就经常只穿着一件T恤在工场里工作。其次,如果从农产的角度来看,或许借着栽种漆树可找到增加其他农产品产量的方法。如果对漆的看法改变了,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在漆的产区或从事与漆产业有关的工作了。
这辆自行车的车身支架被实验性地上了一层漆。用的是被称为「赤吕色(Aka-ro-iro)」的漆,一般被用来衬托木底纹理的半透明漆,但卓也给它另外取了一个名字为「 铁吕色(Tetsu -ro-iro)」。他说因为可以透过漆层看到自行车的铁架。

-----一般人对漆的印象就是刺激性强,价格昂贵又很难保存。其实那只是对漆的一种先入为主的偏见,事实上,人们对漆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我能做的非常有限。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漆,并了解它是对我们有益的。这样一来,即使用了漆而提高成本,人们可能就会选择购买使用漆的产品了,就好像我们偶尔也会给自己买一件高级一点的衣服一样。因此,我尽可能制造更多的机会让人们与漆相遇。

-----在滑板和自行车上漆仍然只是您的实验品。但是,在采访您与您的谈话中,我认为您的目标并不是将它商品化,而是希望从错误与重复尝试的过程中找到一种传达漆的个性美的方法。

也许就是这样吧。目前,我门的生意作得很顺利。有时候,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么努力,因为至少在我这一代还是过得去的(笑声)。但是,反过头来想一想,这样也不好:如果漆真的消失了,我就无法把想传给我儿子的东西给他,因为我也失去了所有可以传给他的东西,所以我必须尽我所能努力将漆的文化传给下一代。只不过,我也是在这之间挣扎来回。
 
提浅吉漆店
地址:京都市下京区间之町通松原上る稲荷町540
电话:075-351-6279
网址:www.kourin-urushi.com
「うるしのいっぽ」(urushi no ippo)官网:www.urushinoippo.com
 
采访
撰文:ATSUSHI TAKEUCHI
摄影:MASUHIRO MACHIDA
 
17.07.26星期三19:32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