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语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京扇子店主,大西里枝:生活与工艺,在大西常商店的一天

人文

京扇子店主,大西里枝:生活与工艺,在大西常商店的一天

人文

京扇子店主,大西里枝:生活与工艺,在大西常商店的一天

相关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

相关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

大西常商店是贩卖京扇子(京都式折扇)的商店,坐落于松原通(在京都市中心)在一栋町屋老建筑里。
大西里枝(Rie Ohnishi)自2016年成为第四代女主人以来,就每天都穿着和服。大西女士说,她把所有的衣服都丢掉,所以不管任何时间与场合都穿着和服。
我们去看看大西女士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

 


 

大西里枝

从立命馆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著名电信公司工作,于2016年8月进入大西常商店工作。在成为商店的第四代女主人之后,从零售贩卖到产品开发,身兼数职。她与丈夫和儿子住在京都右京区。大西常商店约于90年前在松原街(京都市中心)的京町屋创业以来,
深受文人墨客喜爱,并延续至今。  
 
大西女士凌晨5点醒来后,就在自家厨房里开始扇骨染色的工作,直到她儿子醒来。
无论是在家,休假还是旅行,除了睡觉的时间以外,她总是穿着和服。她说,如果“前一天喝多了感到宿醉”,“一定会选择轻松的方式,穿上现代时装,因此她决定丢掉所有的衣服。
她早上9点左右出门。带着三岁的儿子从右京区的家开车到下京区的商店。最近,有时她前一天晚上喝太多酒,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她买了一个酒精测试仪。
她开车的时候喜欢听安室奈美惠(Amuro Namie)的歌。随着当天的心情,决定那天是听安室奈美惠20周年或25周年的纪念DVD。她是在安室奈美惠退出歌坛后,才开始热衷于听她的歌。
她除了负责接待店内的客人以外,还负责事务性和品检工作。
商店里有四个员工:她70多岁的父亲,还有两位分别是60多岁和70多岁的员工,和20多岁的自己。
这意味着她必须负责大部分的外务工作,包括收货与交货。
她骑着自行车和开着汽车穿梭于京都市内。 “当我穿着和服骑着自行车时,一些走在路上不认识的老太太看到我很不高兴,生气地告诉我,'你快回去穿和服工作裤!” (遮盖和服的下摆)
但是她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这个问题。
这一天,她把自己商店的产品送到一家新开幕的传统手工艺品商店-Master Recipe京都祇园店,这家商店于前年11月(2018年)开张。
她站在一组用扇骨当扩香棒的「室内扩香组 KAZA」前,那是大西女士主导开发的商品。她很在意产品的销售状况。
交货之后,她顺路去跟正在附近举行茶会的茶道老师打招呼。然后,赶回商店继续工作。

-----您工作的时候,三岁的儿子怎么办呢?

大西:今年四月开始他就可以上托儿所了,我娘家离商店很近,所以,现在在我的娘家,我父母和几个邻居帮我看着他。邻居他们既不是亲戚,又不收取我任何费用,一直帮我照顾着我的儿子。有时我必须去东京出差,我母亲和那些邻居也义不容辞地帮我照顾他。我真的非常感激他们。

-----邻居能就近照顾孩子,最令人放心了。

大西:而且我兒子非常喜歡他們。因為他們比我對她更好,更溫和(笑)。

-----他们跟你差不多年纪吗?

大西:不不不,他们都已经70多岁了。所以现在我儿子说话有点像老太太说话,有时还会说一些邻居的八卦给我听。蛮好笑的(笑)。

-----和您一起工作的人好像也多是年纪大的人吧。

大西:是的。一枝京扇子必须经过将近90个步骤才能完成。我们的业务主要是制造批发,所以由我抽检负责每一道程序的工匠的成品,然后再将它们交给负责下一道程序的工匠那里。如此类推层层地交给下游工匠,完成后将再将成品拿到有生意往来的客户那里交货。与我们配合的工匠大多数是像我祖父母那一代的人。因为有时需要他们配合一些麻烦的订单或赶工,与工匠们保持良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尽力维持圆滑的互动也一直很敬重他们。

-----是什么让您决定要每天都穿和服呢?

大西:因为我认为如果我每天穿着和服,应该人们会更容易记住我,再加上我们的客户大多是与和服有关的相关行业。我想如果我还留着以前的衣服,最后可能还是改回穿那些衣服,所以除了睡衣和运动服之外,我把他们全部仍掉了。

-----哇!您真的是狠下心了。也就是说平常下班以后您也穿和服啰。

大西:因为我现在只有和服了。不管是带孩子去公园,还是全家出国旅游度假都穿和服。我还发现出差的时候,带两件和服长袍和两条和服腰带,就可有多款搭配,而且折叠起来不占空间,反而带的东西变少了。

-----您也会随身携带扇子吧。

那是当然的。但是只要一喝醉就会把扇子弄丢,所以常常被骂。而且竟然常常在第一家店就忘了。我真是太糟糕了(笑)。

-----一个自我要求高到把衣服全部扔掉的人,我很难想像他喝醉酒的样子,有点连不上(笑)。

大西:一碰酒就破功了。我很喜欢麒麟啤酒的淡丽绿牌系列,把它当成葡萄酒和日本酒之间清口用的水喝。很荒唐吧(笑)。

-----你经常喝酒吗?

大西:最近我已经尽量减少了,但我工作上的交际应酬还是少不了。因为每次去都是拜托人看着我儿子,所以我会觉得不赶快喝不行,不快让自己醉不行,所以我大概到了晚上8:30左右就不省人事了。
 

-----所以有时必须跟客户一起喝酒,因工作上的关系,是无可避免的吧。

大西:这听起来可能像是一个借口,不过,有时确实是真的有这个必要。
商店在一间已经有150多年历史的京町屋(传统的京都建筑,形状细长的联排别墅)中。商店的二楼有一个大广间,里面有能(传统表演艺术)的教室和上方舞(关西地方的传统舞蹈)的舞蹈教室。
大西女士虽然于2016年才进入家族企业-大西常商店工作,但她从小就开始接触许多传统表演艺术,有时家人还带她一起去看歌舞伎表演。大西女士说:“我最喜欢的演员应该是……玉三郎(歌舞伎演员)。”
二楼的大广间以前是女佣的房间。从大广间可以看到一楼长廊 的炉灶。
这几个炉灶到现在都还在用,尤其是举行活动的时后,特别管用。 “其实我不会用。因为必须一次煮很多,而且很难控制火候。”
炉灶上方的架子摆着七福神,和爱宕神社的驱火符。
商店结构前后细长是典型的京町屋。里面有一个相当宽广的中庭。
中庭也是通往茶室的茶庭小径。茶室的名称叫「常扇庵」,每个月都在那里举行例行茶会。
大西女士手里拿着的是她最喜欢的茶碗。
想换个心情时,她就会去茶室。置身于宁静的氛围中,独自享受一服抹茶重新打起精神。
然后,回到岗位继续工作!

-----您学过茶道吗?

大西:只会一点皮毛,是的,所以我知道一点最基本的作法。

-----您的商店建筑是一间保存地非常完整的京町屋。就像刚刚提到的那几个炉灶也是,竟然到现在都还可以使用。

大西:都要归功于我的父母和祖先。因为维持这间房子的花费远比建造新大楼高出很多。我希望有一天能搬到这里住。

-----您休假的时候都做什么呢?

大西:嗯……我都做些什么呢,店里周日经常举办上彩的体验课等活动,回想起来,其实休假日去店里的时间好像也挺多的。
 

-----最近,你们一家三口去哪里了吗?那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大西:可能是超市吧。マンダイ(Mandai)真的很便宜哦。我现在边说,却越来越觉得难过(笑声)。周六我儿子要学游泳,如果我可以休息的话,我会陪他去游泳。

-----您的工作与私人生活的界线有点模糊吧?

大西:确实有一点。我以前在一家福利很好的公司工作,把40天的年假都用光了,像现在这样工作和私人生活没有明显区别的状况,我还不太习惯。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跑去喝酒吧(笑)。但是,与从前在陌生环境中上班的时候比起来,现在的心情要轻松多了。

-----为什么您已经在一般企业工作了,又决定回到家族企业来呢?

大西:我还是一个大学生时,对手工艺品不是很感兴趣。甚至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家是扇子店。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我搬到九州之后,我告诉朋友、同事,我们家是一家扇子店,但是,我觉得他们好像很自然地接受了。后来我结婚、怀孕,请产假回到京都待产。在那段时间里,我在店里帮忙了很长一段时间,逐渐开始觉得其实我好像可以做这份工作,所以我把九州的工作辞掉回到了京都。

-----有不同的工作经历,是否改变了您对手工艺业界的看法?

大西:很奇怪地我反而对这个工作更有信心了。觉得应该可以做得更好。一直以来,夏季是扇子生意的旺季,而且我们的对象大部分多是与和服相关的产业。这样不稳定的商业模式,风险太大了,我思考着该如何打破现况,因此除了普通业务以外,我们开始开发新产品。

-----新开发的产品就是扇骨当扩香木的「室内扩香组KAZA」吧。

大西:我希望开发出的新商品能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因此它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意义。另外,我们才刚刚开始筹画准备成立一个工作室,预计在明年春天开幕。希望能提供热爱传统工艺的年轻工匠们一个共用的生活空间与活动空间。

-----您为什么会有提供这样一个场所的想法呢?

大西:有些年轻人刚从传统工艺学校毕业,还有许多白天打工,晚上在狭窄的房间里从事作品创作的人,他们都在艰难的环境中努力奋斗。但是海外有一种专门提供这样的人们活动空间的同业互助共生公寓,我认为京都也需要这样的地方。他们有着巧妙的创意和精湛的技术,但却没有得到同等的认可与报酬,我觉得太不合理了。

-----所以您现在强烈地希望可以改善传统工艺业不合理的现况,对吧。

大西:我回到京都两年了,总算开始对这个工作有了某程度的了解,正好现在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我现在得了自以为是的初二病吧(笑)。

-----太需要像您这样的热情了。您觉得传统手工艺的魅力是什么?

大西: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不久的未来我们才会慢慢地体会。尽管科技不断进步,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便利,变得更多元化,但我深信那些能激起生活共鸣或丰富生活色彩的事物会永远存在。那就是传统工艺品。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您认为必需先改变工作环境和工作方式。

大西:是的。我相信传统工艺的未来,但另一方面,我看到周遭的许多年轻工匠虽然他们非常努力,但仍过着相当刻苦的生活。所以我希望能对他们有所帮助。

-----您刚才说年轻工匠,其实您自己也很年轻啊。

大西:我今年28岁。我也是很努力地工作,所以如果我的工作不被赞赏,那我一定也会很茫然失望的。未来也不知道会怎样?不想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笑)。
总算工作告一段落,她的孩子在旁边等,早已经迫不及待地跳入她的怀里了。
撰文:ATSUSHI TAKEUCHI
摄影:SHOKO HARA
19.03.28周四15:59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