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语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手描友禅绘师──真锅沙智:以大胆用色的绘制手法激发友禅染的新潜力

人文

手描友禅绘师──真锅沙智:以大胆用色的绘制手法激发友禅染的新潜力

人文

手描友禅绘师──真锅沙智:以大胆用色的绘制手法激发友禅染的新潜力

相关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

相关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

真锅沙智是一个手作友禅(一种传统织物的染色技术,使用防染染色和手工绘制。以在蚕丝布料的和服上绘制精美图案而著称)的绘师,以京都西阵地区为发展的据点。大学时代时她被友禅染吸引,日后以鲜艳配色的构想创作了令人惊艳的作品。沙智小姐的作品不受固有观念的束缚,独特的配色概念为传统工艺品带来了新的可能性。

工作中的手描友禅绘师:涂上用水稀释过的胶水来渲染
 

真锅沙智(Sachi Manabe)/ 手作友禅绘师

真锅沙智于1984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她于2003年参加了京都市染色研究中心的手绘友禅培训计划。 2007年,她拜友禅绘师吉田喜八郎为师,并开始创作自己的原创作品。她积极参加寺庙和美术馆的展览以及团体展览。 2011年,她获得日本新工艺最佳新人鼓励奖。她立志创作出兼具观赏、穿搭和装饰的视觉艺术,并结合时尚的友禅染作品。
 

-----请告诉我们您成为友禅绘师的契机。

我不是出生于传统手工艺的名门世家,也不是出生于京都。我在名古屋出生长大,因为到京都的大学就读,开始在京都的生活。我从小喜欢绘画, 我的母亲是东京艺术大学毕业,当时正在研究能乐;亲戚当中也有能乐师,因此我对日本传统文化产生了兴趣。高中时期也很喜欢一个人到京都历史巡礼,学习历史,自然而然地以前往京都的大学就读为目标。之后我进入立命馆大学的历史系,在就学期间对友禅染产生了兴趣。
 

-----了解。所以您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传统文化。

是的,这对我来说带来很大的影响。此外,也因为住在京都,对传统文化也越来越熟悉。老实说,我对穿和服没有兴趣,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创作。虽然对友禅染以外的领域没有兴趣,但以作为绘师为目标必须累积相关知识,因此学习了穿和服及茶道。

-----虽然您现在已经作为独立的友禅绘师开始活动,到目前为止有经历过什么呢?

在大学期间,我还去了另一所学校学习设计。在那个时候,我透过友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师父(友禅绘师吉田喜八郎)。我被他精致美丽的作品所吸引,大学毕业后拜师为徒,入门学习了三年。
我认为这确实取决于师父,但就我的师父而言,他让他的学徒积极实际创作。在那种可以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创作的环境中,大约一年半过后,我开始制作我的第一套和服。因为是第一次制作,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新鲜且令人兴奋。

结束学徒时期的训练之后,休息了一段时间,直到2009年我受邀参加在西加茂正传寺举行的和服系列展览“ UNPLUGGED”。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做一件和服。那时候我25岁。作品的标题是「夜晚绽放的花」
我的目标是设计一种和服,可以如同晚礼服般成为派对的焦点。该作品的特色是即使在远处也能看出上头绘有一只巨大的蝴蝶,并搭配带有光泽的缎面黑色襦袢(和服内衬)。当学徒时,虽然我的作品都是依据师父的风格去制作,但实际上与我想做的风格是大相径庭的。例如,使用当时一直被告诫不能使用的黑色,或是自由地选用自己喜欢的颜色等配色。
虽然过程非常艰辛,但获益良多累积很多宝贵的经验。从那之后,我参加了许多团体展览和比赛以及非工艺相关的企划。
 

----- 友禅染对沙智小姐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

将染料放在蚕丝布料上时,显色性非常高。通常颜料和印刷品会偏蓝,但是友禅染的饱和度几乎不会有变化。程序上除了打草稿和绘画染色以外,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将布料全部染色;也会自行用称作「糊防染」的方式用蜡覆盖住友禅染法程序完成的区域,对布料进行染色。
一件和服的布料很多(大约36-38公分×12公尺或更长),因此展示时能呈现大型画板般的效果。我以用来观赏、穿戴、装饰也能很有趣的设计理念来制作。
 
标题:(左)「夜晚绽放的花」,(右)「轮回之樱」

-----您的作品绚丽夺目,您是从哪里获得灵感,让作品如同艺术品般,用大胆鲜艳的色彩凸显设计呢?

时装和电影等西方文化对配色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大学有一段时期非常喜欢电影,沉迷于米歇·龚德里或佩德罗·阿莫多瓦导演的作品、《美国心玫瑰情》《欢乐谷》等电影。
另一方面是很少接触日本画。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作品看起来不太日式,也是对一些人来说感到很新颖的原因。我最喜欢的颜色是钴蓝色和翠绿色。我尝试透过组合相反的颜色来互补的设计。另外,我也喜欢创作有故事性的作品。 2012年制作的《 Šahrzā》是从《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中汲取灵感,沿着和服背面中心的接缝,对称地绘制图案来呈现故事。在去年的IMAGINE ONEWORLD KIMONO PROJECT中,我以英国为构想制作了短袖版本的振袖。设计中融入了英国文化,例如英式花园和英国国旗。因为是第一次设计振袖,所以我反覆做了很多次。像这样初次尝试的项目,我勉励自己每年至少挑战一次。
 
(右)Šahrzād

-----每年接受一次新挑战是一个很高的目标!

因为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笑声),不给自己压力的话会没有动力往前迈进。 2010年,我第一次制作的男性和服,成为我人生当中的转捩点。以「印花棉布传至日本」的故事作为发想,用动物们渡海来到日本的模样来呈现。
我使用的是一种称作「絽」的夏衣布料,布料上有许多小孔以利透气,但也因此使颜料难以渗透。我大胆使用鲜艳的色彩去创作,完成时非常有成就感。
 

-----您接下来要尝试什么?您现在有什么目标吗?

今年我打算尝试制作「阵羽织」(战士穿在盔甲里面的和式无袖背心),现在刚做好草图的模板。我从一位在舞台上活跃的熟识收到这个制作戏服的邀约,我们打算模拟月亮、花或骷髅,做一个在舞台上能引人注目的设计。
此外,在京都工匠工作室时期,我用自己染色的友禅染布料制作了耳针或耳环等配件,以及名片夹等杂货作为商品。
正因为不是出生于传统手工艺的名门,我想挑战更多新事物,自己开创崭新的友禅染风格。
 
真锅沙智在自家工作室中,通过以前的文献或是各种资料寻找灵感画出独特的设计图。
访谈
撰稿: CHIKAKO ICHINOI
摄影: KOICHI HONDA、SHINGO YAMASAKI
2016年11月1号 星期二23:21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观察、传递、保存在当地扎根的手工艺品,以及与其相关的人们及周边的生活样貌、文化、产业的「现今」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