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劝进帐:能剧《安宅》中的弁庆和源义经

人文

劝进帐:能剧《安宅》中的弁庆和源义经

人文

劝进帐:能剧《安宅》中的弁庆和源义经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KJ难得有机会可以观看能剧"安宅"的最终彩排”。除了最终彩排,强烈的能剧在正式公演一个月前也偶尔会进行彩排。可以在 这里the-noh.com)找到剧情概要(和下载英文版的剧本) )
味方团是一位能剧演员,在能剧观世流派中扮演主角或主要角色。作为味方健的第二个儿子出生,哥哥是在京都的能剧主要演员。 1969年,他四岁时第一次登上舞台。除了父亲,他也受十三世林喜右卫门的训练,在电视、电影中出演,并到美国、中国、西班牙、加拿大、 法国、瑞士和英国等许多国家演出。此外,他还在寺庙的接待室,饭店的酒吧和晚餐秀以及传统的能乐堂剧院等场所演出。他是名古屋市“ 能乐镜座”的创始成员,他担任味方团青年会会长,并在京都、岐阜、名古屋和东京任教。
 
丰岛瑞穗在正式演出前采访了味方团,以了解"安宅"剧中所描绘的主从关系的独特灵性。
 
丰岛瑞穗:距离正式演出日还不到一个月。这次看到如此高水准的排练让我感到非常惊讶。这一个半小时就感觉像是一场没有服装和面具,但非常真实的表演。你有什么想法吗?
 
味方团:跟我想像的最终表演相比,我只能给30%的评价。
 
真的?我没有发现任何错误! …我听说这部戏"安宅",是在今天的能乐表演当中最多演员的一场(1)。所有演员的速度和节奏几乎完全一致,是如何办到的呢?
 
今天的最终彩排之前,我们举行了简短的会议,并立即进行了表演。在歌舞伎中与《能乐》中的步骤不同,表演者一起不断地练习以准备表演。
 
今天的表演者都是十三世林喜右卫门(2)的直传弟子,也可以说我们是同锅共享的人,并ㄧ起习得特殊的表演风格。和其他不同背景的演员一起表演也很令人兴奋,但对于像我这样首次担任主角的“重要”表演,是存在不一致的风险。伙伴具有相似的化学性质,因为我们遵循与学徒时期相同的做法,所以能互相配合。我的哥哥和我的直属前辈也演出了。此外,该剧《 安宅》已经反覆表演过很多次,所以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参与表演的经验。我们的老师在我们还是学徒时期对我们进行了严格的培训。 能剧就是一种由各种要素所产生出来的综合艺术。
“杨贵妃的后台”,2012年9月29日
2017年3月8日,“隅田川”
“道成寺红头”,2013年3月17日
杨贵妃(Yōkihi),2012年9月19日
它是如何定向的?
 
由于能剧的世界受到传统的座(3)制度的影响,因此能剧主角还扮演着筹办人,监督者和导演的角色。因此,包括林家(乐器表演者)和配角(专门辅助主角的能剧演员)在内的所有演员都向我询问我想要的表演形式。因此,今天我们在彩排之后就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从今天之后我们每个人都将自己练习,在正式演出之前,我们将有最后一次的彩排。
 
在安宅关,弁庆在封建领主源赖朝(4)(源义经的哥哥)任命的守关人面前打他的主人义经。如果义经是弁庆的主人,那么弁庆就不可能这样打他。因此,弁庆强忍情绪,以打义经证明他不是他的主人,证明他们不是被通缉的人。实际上守关者意识到他们在欺骗他,但现场景象是如此悲惨,据说守关人因此假装没有注意到,让他们过了关。在这里,让儿童演员扮演义经的角色,是为了凸显在能剧中角色的特征。在这场戏中,义经的角色是需要被保护的人,因此藉由让儿童扮演义经这个角色,在舞台上更明显可以看出要保护的人是谁。另外,也不会强迫儿童表演,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退出表演。
和儿子一起练习
为什么特别向非日本人观众推荐“ 安宅”?
 
我认为安宅展现出日本独特的灵性方面。另外,老师要求语气上微妙差别的技巧,这对演员是具有挑战性的表演。故事结构含有强烈的心理剧,我想不需要透过言语,角色以及表演形式能直接引发观众的情感。比方说,我(主角,弁庆)打义经(儿童演员,我的儿子)的一个场景,如果您看到练习时的照片,我好像在虐待我儿子,但若您完整看完这场表演就完全不会这么想了。
 
这是描述生命受到威胁的义经和弁庆之间主从关系的故事。每当弁庆来到义经的面前时,他总是眼睛朝下看,从来没有直视过主人的眼睛,并且跪在地上双手伏地向他讲话,这是他对他的主人义经最高的忠诚表现。在这个场景中,这个强壮的巨汉弁庆痛哭着。他的主人义经现在是逃犯(因为他的哥哥赖朝的关系),尽管他没有犯罪,也因被追杀有生命危机而感到恐惧。但弁庆认为不惜一切代价帮助他的主人是他的责任,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为了欺骗安宅关的守关人,弁庆抓住了义经假扮的抬轿者并打了他,以证明他不是义经,而只是一个团队当中扛朝圣者的低下抬轿者,而其他人伪装成山中的修行僧。当他对义经出手的那一刻,他非常的不情愿且感到极度痛苦。对他而言,这是一个可怕的困境,因为他知道用其他方法,每个人都会被杀害。我将透过演译那个不情愿的瞬间,呈现弁庆男子汉的爱。
 
您在这个故事中所描绘的“主从关系”是什么含意呢?
 
以强大力量以及巨大身躯闻名的弁庆,直到遇到正好经过五条大桥第1000个目标年轻的源义经之前,都曾未败北过。此后,弁庆向他的主人义经宣誓效忠。当我们听到“君主与家臣的关系”时,听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是一旦发誓后,无论一生当中发生什么,它都不会改变。君主也被赋予了给予承诺的能力和美德。尤其弁庆的骑士精神非常强韧,以至于他甚至能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的主人。
 
弁庆痛哭着通过安宅关跪坐在地的当下,可以感受到义经对弁庆的不舍。义经安慰他说,能在这么危险的状况,机智地想出方法应变,一定是弁庆才能让大家受到上天的保护。弁庆被义经的宽容感动,但因为做了自己也不能忍受的违心之举,伤心欲绝地痛哭着。他们之间的牵绊也许比血缘更深,我相信不需要透过任何语言,观众可以直接透过舞台上的表演就能感同身受。
 
我了解了。您认为这种精神上的本质,在现今的日本传统文化是否仍持续流传着呢?
 
是的,我想是这样。
像能剧或是茶道等日本传统文化框架下的师徒关系也是绝对的,和君主与家臣的关系有共通点吗?
 
是的。当我的老师给我练习时,我的视线永远不会离开我的老师。跪坐在地板上将两手放置膝前,集中精神听老师说的话,我们不能写笔记。学习茶道的人也告诉我他也是如此;老师说的每一句都是为了我特别说的,所以他的一字一句我都必须理解,我必须全神贯注在我的老师身上。举例来说,我曾经看过海外研修生趴在地板上将老师说的话抄写下来,也有看过年轻的日本人这么做。请老师稍等一下因为还在做笔记等。抄笔记看似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这个学习态度我认为会错失一些东西。老师的的眼神、表情,甚至他的呼吸和停顿的瞬间,他所说每句话的语调都非常的重要不能漏掉。对我个人而言,觉得做笔记是最不适宜的,我们能乐师不能做笔记,也被训练一旦被教过一次就必须记住,没有第二次机会。因此,我们在练习过程中仿佛赌上人生般,总是尽心尽力地去完成。
 
我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那样。我只知道我的工作,以及从我所处的位置感受到,当我们完全交出自己时,在任何关系中都有一种普遍性。它不是奴隶制,而是同理心什至是爱的终极形式。我认为观众可以在安宅这部剧当中,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同身受。不需要言语就可以感受,对吗?
 
现在我能明白您在访谈前说的意思:“表演结束后,镜板(5)前舞台上的空间看起来永远不会一样……”
 
不论那些急着坐下观看的是日本人还是外国人。我希望他们这种极端的方式能够产生共鸣,牵动现今观众纯洁的心灵。
 
我一直觉得能剧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对那些常常会因为太忙碌而无法体会到的事物有同理心……我感受到“安宅”具有特别的戏剧性力量。感谢您给予这次宝贵机会!
 
 
 
 
 
补充说明
1在本剧中,弁庆((主角)和九位保护义经(由儿童演员饰演)的演员,和配角,四位音乐家和八位合唱演奏者一起出现在舞台上表演,带来非常强大的戏剧性效果。
 
2 林家是“京观世五家”之一,观世流本派在转移到江户(现在的东京)效力于德川幕府之后,教授”须呗流”(没有舞蹈也不使用乐器,仅有声乐的能剧) 。林家是至今唯一延续流传下来的一家。 (虽然至今须呗还是由其他能剧的主角教授)
 
3 “座”是封建时代日本主要的贸易和演艺人员的行会之一。 “座”由大夫或是流派的领导者(家元)为主,由演艺人员组成的娱乐团体。它被称为“ ~~ 座”。这种基本结构仍有保持艺术的质量和水平并促进发展的作用。
 
4 源赖朝,1147-1199。日本镰仓幕府(1185-1333年)的创始人以及第一代将军。
 
5” 镜板”能剧舞台正面内侧的墙壁上涂有实物大小的彩色老松树。人们认为神下凡并存在于松树中,因此松树是崇拜的对象,也是一个神圣的空间。
 
这是线上发行关于能剧的一系列新观点的续篇。 INVITATION TO NOH出版於成立30週年的《京都日報》。特別感謝the-noh.com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