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们的隐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网站使用机器翻译,因此译文可能有误差。请留意翻译后的内容可能与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请见谅。

  1. 首页
  2. 迈入变化:真也的鞋子

人文

迈入变化:真也的鞋子

人文

迈入变化:真也的鞋子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相关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

串野真也是一位富有创造力的京都设计师,他设计充满异国情调的鞋子,不仅仅是简单地搭配衣服的时尚配饰,而更像是有活力的雕刻品。
 
他经常利用高度专业化的传统手工艺技术,聘请手艺精湛的工匠来处理制作方面,并获得了惊人的成果。他还着迷源于自然的素材,将它们组合成新颖的组合。
听说串野真也为Lady Gaga设计了独树一格的鞋子,所以我以为他是我从未接触过的类型,感觉上是个孤寂的老鞋匠。在2013年10月于Impact HUB京都的《京都Journal Journal》聚会上与他见面时,我发现他出奇的热情开放,而且比我想像中的年轻许多,也非常风趣。他创作的每双鞋子都无与伦比,他的鞋子本质上就是艺术品,有时他甚至只制造一双鞋子……这是一种对想像力异想天开的邀请。
 
我们最终坐下来进行这次采访时,我询问他觉得自己主要是设计师还是艺术家:
 
串野真也:对于设计师而言,销售产品是很强的要素,重点在于客户或消费者。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是表达自己。我认为我要兼顾两个角色,具体取决于我正在做的东西或获得的工作类型。我的作品不仅只是展现制造鞋子的技术细节,还有对幻想,故事或历史事物的探索。例如,我的“重生”鞋是指一个人先衰老然后重生。他们可以视为一个人的寿命或是一群人的历史超越了世代重生。
 
您想像谁穿您的鞋?
 
我不会去想谁将要穿它们或是他们将在何处穿来限制我的想像力。当专注于这些事情时,没有办法做的事情只会增加。但是,将限制设为零时,想像力将变得无限。
 
你的个人本质是什么?
 
哇,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这对我来说很难理解自己,我靠别人来反映。
 
那是你的答案吗?
 
我在等你告诉我…[笑声]
 
那么,您作品的要素是什么呢?
 
我的艺术的独特之处就是使用的素材。近来,我一直在使用传统的京都素材,例如西阵织(锦)、漆(漆器)、箔(金箔),和墨(木炭)都很感兴趣。我的风格是以一种非常非日本,非传统的方式使用这些日本传统素材和工艺。我的艺术是放弃一个特定的时期或国家,让它变得永恒而无国界。这样,我就不会沉迷于时尚界的趋势或主题。这些趋势或主题是季节性的而且变化很快。我需要更多时间来构思。
 
通常,时装和鞋子是有极限的,被画上一条界线。我想越过那条线,尽我所能想突破界限,追求完美细节。 我对像是景泰蓝等精细工艺特别感兴趣。
 
您如何打破制鞋的传统框架?
 
我从未研究过如何制作鞋子。如果有的话,我可能会被传统的制鞋风格给影响。我曾在艺术设计大学学习服装设计,但对它没有什么热情。自从我参加一次制鞋比赛之后,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上设计鞋子的路;虽然我从未设计过鞋,但无论如何我决定参加而且赢了!我可以在鞋子设计上发挥更多创造力,但我不认为我能在服装设计上也能做到。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女鞋男性设计师的原因-他们不怕制造7厘米高的鞋跟。
 
我设计了鞋子并完成了作品,但是还是有借助其他工匠的力量来帮助我完成鞋子。许多工匠更喜欢自己完成整个制作过程。我认为这是令人钦佩的事,但这样做的同时也会产生局限性。例如,我喜欢聚集许多工匠,将他们的特殊专业知识应用于一件作品的不同部分,我相信分工合作下整体的质量会更好。另外,我还喜欢将一般与制鞋无关的人和材料结合在一起,但我不只是想吓别人。我想如果这样做,我会可以创作出难以置信的高跟鞋!这不是在胡说八道。我的鞋子必须同时让人感到震惊和美丽。
您与谁合作制作灯笼鞋?
 
我请专门雕刻佛像供奉给庙宇的工匠参加,我想要一群有强大的专注力,可以全心全意投入他的意志在作品里的人。尽管模具是我制作的,但实际上雕刻木头制作鞋子的人是他们。
 
您认为您的灵感来自何处?
 
我的童年时光是在广岛附近的一个名为因岛的地方长大。我逐渐意识到,对我而言有吸引力或美丽的事物往往来自于大自然,因为我每天都在海里玩耍,或是去森林冒险;我会做一个秘密基地,然后绑绳索荡秋千。我收集了贝壳,石头和乌鸦的羽毛。现在我尊重自然,因为它是我永远无法控制的东西。我用动物的原样作为我艺术的出发点,我想如果我在东京长大,我的设计会完全不同。
 
我没有去岛上的高中,而是去了一所单程需要搭乘渡轮两个半小时的学校。尽管我热爱乡村,但我想如果我永远住在乡村,我永远也不会离开。我母亲一定也有同样的担忧,当我小的时候,在我晚上入睡之前,她会指出地球上的各个国家,并向我介绍这些国家。她反覆告诉我一定要出国去看看世界。当我是小学生时,有一次去了加州好莱坞的亲戚家回来后,妈妈问我这次旅行如何,给她第一个感想是“日本很小”。
 
您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创造力的?
 
我上小学时表现最好的是版画,雕刻木头和用粘土做东西的手工艺课。童年时期大多的时间都跟祖父在一起。我是他的第一个孙子,我们总是在一起做事;他是一位善于修理汽车的工匠,他教我如何使用工具,我们造了真正的船,并在我的暑期作业中做了纸浆糊的小猪存钱筒和作工精致的木制五层塔复制品,他就像是我人生当中的导师。另一个影响我的人是我的曾祖父,他制作了剑。
 
您有从小就让您印象深刻的鞋子吗?
 
我没有喜欢的鞋子,但我记得我讨厌一双鞋,它的昵称是红薯鞋,它是白色的,在顶端有一条粗的橡皮带。每个人都穿着它们。但我非常讨厌它从未穿过。我当初认为当时的设计非常无趣且俗气。
 
您第一次是如何接触到时尚的世界呢?
 
十几岁的时候,我经常去广岛福山的一家服饰店,那里出售最先驱流行的时装。那里有一位魅力十足的时尚达人,穿着风格总是出奇惊人,他教我很多有关时尚的知识,尤其是巴黎时装周的事。因为衣服很贵而且他很会推销,所以我花了很多钱!于是我为了赚钱去拉面店或居酒屋打工。对我来说不撞衫且具有别树一格特色的衣服很重要。我记得我买了一件类似白色机器人的夹克和裤子,侧面有很多拉链;我曾经看到在街上的人们对我露出奇怪的表情。这次的经历启发了我去学习如何做衣服,总有一天我可以在伸展台上展示我的作品。
 
那个时候我也是“视觉性乐团”里成员之一。视觉性乐团会优先考虑外观,并结合化妆、服装和音乐,以带出乐队独特的美感。我担任的是主唱,会打扮得很哥德风,或者将我的头发染成金色,然后戴上蓝色隐形眼镜在现场演出。
那么,为什么选择住在京都而不是东京呢?
 
东京被认为是日本的时尚中心,但都历史不长,充斥着流行新事物,汰旧换新的频率非常快,所以可爱时尚之类的东西只会在东京出现。为了制作出色的作品,我认为我必须在能了解日本的地方拥有据点,现今京都最能让我感受到最纯净的日本文化,于是我选择了京都。我继续住在京都是因为它是一座保存古老传统技术的城市,这点启发了我很多。京都有许多古老的寺庙和建筑物里隐藏美丽的细节,人们数百年来如何继承延续手工艺技术以及他们尊重悠久历史的部分给了我很多启发。京都变迁的很慢,有很强烈的时间感。能长时间维护历史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我认为这是您只能在京都找到的东西。
 
我在京都的MOMAK(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看到一个展览,展示了多年来送给日本天皇的礼物。我喜欢这些细节和用来制作这些旧文物的黄金,珍珠和特殊木材等;它们不是为了日常生活而存在的,而是非常独特并且具有最高水准的东西。我对此非常着迷,我打算用自己的作品留下一些特别且值得记住的东西。
 
您透过出国留学学到了什么?
 
在京都学习服装设计时,我有幸赴欧洲学习了一年以完成我的课程。最初,为了决定住在哪里,我去拜访了米兰,布鲁塞尔和巴黎。首先,我去了米兰。食物很棒,城市很漂亮,所以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布鲁塞尔当时正在进行时装节周,所以非常有趣!但是这座城市却漆黑一片。最终,我去了巴黎被扒窃、食物中毒,甚至还被骗了。我还发现这座城市真的很脏,我对巴黎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米兰如何改变了您?
 
在米兰进修的期间,我学会如何进行收集,做演讲并谈论我的作品。西方的运作方式,我看到了好跟坏的部分,如果实际的设计不是很优秀,但是作品发表做的很好,那么设计仍有被认可的机会;另外,从国外观察日本使我看到了日本设计的优点和缺点,我发现日本人真的不喜欢站出来谈论自己。
 
你的老师是谁?
 
我对时尚的迷恋始于亚历山大・麦昆和约翰・加利亚诺。我从很多艺术家那里学到了东西,他们给我很多影响,也是我的老师。三轮休雪和中川幸夫也是如此;第一次看到中川大师的作品时,我感到文化震撼。他的作品超出了我的想像。这些艺术家的共同点是他们作品的原创性,前卫性和强烈的戏剧性。他们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成就。
 
伊藤若冲是我最近的系列作品《 Bird-Witched》的灵感来源。他是一位非常杰出的日本画家,我很喜欢他画的公鸡,画工仔细,虽然形状变形不能说是完美,但更加真实且充满活力。他曾经为公鸡苦恼很久,因此下过苦功去揣摩,所以后来他能够轻松地为它们上色。他的风格引起了我的共鸣,他的画是2D,而我的鞋子是3D,就好像鸟的形体的演变一样。
 
时事会影响您的工作吗?
 
因为我不住在福岛,对我来说没有直接影响到我的家庭和生计,没有危机或是必须搬家的担忧。福岛不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我意识到如果我一直过着很安逸的日子,那么我就无法创作出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东西。但当我生气,无望或因看新闻而感到压力时,我的消极情绪提供了我所需的力量去创作,而鞋子则成为那些消极时期的正面力量。关于福岛,我有两双鞋:“痊愈的福岛”和“重生”。
 
您的设计当中,哪三个是您的最爱?
 
我的“Lung-ta”鞋的灵感来自一部叫Jingalo的西部片。我已经先想好构图,是一双有马尾辫的鞋子,但我没有故事。 “Lung-ta”在藏语中是“风马”,所以鞋子的材质,我使用了仅在兵库县姬路市生产,主要用于盔甲的白鞣(白色皮革)。我觉得风马与神有密切关连,所以我请一位制作佛坛的工匠来协助。古董花边来自法国,我喜欢这双鞋,因为它代表了无国界的文化融合。
 
我的“重生”鞋讲述了一个漫长而幽默的故事。它遵循”起承转合"(原为中国诗歌的四段结构叙事法)。我在整个过程中只用了一只鞋子来表述。最初,我想在鞋子上种花,但是那要花上三年左右的时间,所以我妥协改成用像日本花道的方式创作。这是离福岛事件不到一年内创作的,火灾象征着人类灾难,自然灾害或战争。
 
我非常喜欢鸟。我的鞋“ Chimera”很简单,但外观上却很出色。你不觉得鸟的羽毛很棒吗?就像孔雀羽毛颜色、细节一样-为什么它会这样着色?这是无法想像并且超出了人类的设计范围,那是绝对的美。孩子、 祖父母、任何人都会喜欢羽毛。众所皆知的“Chimera”是由鹿、羊、魟鱼和假猫爪等许多不同动物组合而成的作品。穿鞋的人会让鞋的外观完整并延续它的寿命。这是人类与自然之间在未知领域的合作。
 
如此美丽动人的鹿角,毛皮,鸟的羽毛,它们具有人类无法创造的形式,是这些物种在生存过程中不断地进化和适应而产生的;动物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发展并适应最美丽的形态。我借助这自然的力量并重新设计它,经过深思熟虑后对其定义,那是我作为艺术家的任务。动物的形态对我来说是最美丽的,就像是来自地球的礼物,我想在工作中使用它,并尽可能提升它。
 
我非常喜欢动物,但我不使用皮草一年了,因为我在网路上看到一段影片,描述为了收集皮草,一只狐狸被杀死的故事。我对使用皮草感到内疚,但是它太漂亮很难不用它,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难题。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要尊重它的生命,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使用它,尽可能让它变得更加美丽。如果可能,当您穿上鞋子时,我想制造一双用和平取代战争的鞋子。
 
您的鞋子与时尚服装有何不同?
 
当您脱下衣服时它们失去了形状;但穿鞋脱下鞋子后,鞋子的形状仍然还在。它们就好像是雕刻品般,还结合了某些性欲。若是艺术品或是雕刻品的话只能观看,但是穿鞋时可以用身体去感受,可以感觉到鞋子和素材。 当您穿上鞋子时,您就会觉得自己很美!当您穿上我的一只鞋时,您就可以成为自己幻想或梦想中的模样。你可以变得像动物一样……
 
当名人要求穿你的鞋子时,是否很难坚持自己的创作概念呢?
 
Lady Gaga的工作人员希望我能让她在纽约录制音乐视频之前,用短短的一个星期完成高跟鞋;但我都会跟很多人一起花很多时间去创作每一双鞋,在短时间内要去完成一双鞋子是非常困难的;我也不想降低鞋子的品质,所以我寄给她另一双我已经完成的鞋子。对我来说,最优先考量的是设计风格和鞋子的品质。
 
您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
 
我很自豪我有很多很棒的好朋友,非常感激能处在身边有很多善良的人跟艺术家的环境。
 
 
 

查看更多友情网站

Kyoto Journal是非营利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创刊以来,广受各界肯定屡获殊荣。杂志内容不限于日本国内还涵盖了整个亚洲文化,艺术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