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首頁
  2. 手描友禪繪師──真鍋沙智:以大膽用色的繪製手法激發友禪染的新潛力

人文

手描友禪繪師──真鍋沙智:以大膽用色的繪製手法激發友禪染的新潛力

人文

手描友禪繪師──真鍋沙智:以大膽用色的繪製手法激發友禪染的新潛力

推薦網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觀察、傳遞、保存在當地扎根的手工藝品,以及與其相關的人們及周邊的生活樣貌、文化、產業的「現今」與「未來」。

推薦網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觀察、傳遞、保存在當地扎根的手工藝品,以及與其相關的人們及周邊的生活樣貌、文化、產業的「現今」與「未來」。

真鍋沙智是一個手作友禪(一種傳統織物的染色技術,使用防染染色和手工繪製。以在蠶絲布料的和服上繪製精美圖案而著稱)的繪師,以京都西陣地區為發展的據點。大學時代時她被友禪染吸引,日後以鮮豔配色的構想創作了令人驚艷的作品。 沙智小姐的作品不受固有觀念的束縛,獨特的配色概念為傳統工藝品帶來了新的可能性。

工作中的手描友禪繪師:塗上用水稀釋過的膠水來渲染
 

真鍋沙智(Sachi Manabe)/ 手作友禪繪師

真鍋沙智於1984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她於2003年參加了京都市染色研究中心的手繪友禪培訓計劃。2007年,她拜友禪繪師吉田喜八郎為師,並開始創作自己的原創作品。她積極參加寺廟和美術館的展覽以及團體展覽。 2011年,她獲得日本新工藝最佳新人鼓勵獎。她立志創作出兼具觀賞、穿搭和裝飾的視覺藝術,並結合時尚的友禪染作品。
 

-----請告訴我們您成為友禪繪師的契機。

我不是出生於傳統手工藝的名門世家,也不是出生於京都。我在名古屋出生長大,因為到京都的大學就讀,開始在京都的生活。我從小喜歡繪畫, 我的母親是東京藝術大學畢業,當時正在研究能樂;親戚當中也有能樂師,因此我對日本傳統文化產生了興趣。高中時期也很喜歡一個人到京都歷史巡禮,學習歷史,自然而然地以前往京都的大學就讀為目標。之後我進入立命館大學的歷史系,在就學期間對友禪染產生了興趣。
 

-----了解。所以您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傳統文化。

是的,這對我來說帶來很大的影響。此外,也因為住在京都,對傳統文化也越來越熟悉。老實說,我對穿和服沒有興趣,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創作。雖然對友禪染以外的領域沒有興趣,但以作為繪師為目標必須累積相關知識,因此學習了穿和服及茶道。

-----雖然您現在已經作為獨立的友禪繪師開始活動,到目前為止有經歷過什麼呢?

在大學期間,我還去了另一所學校學習設計。在那個時候,我透過友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師父(友禪繪師吉田喜八郎)。我被他精緻美麗的作品所吸引,大學畢業後拜師為徒,入門學習了三年。
我認為這確實取決於師父,但就我的師父而言,他讓他的學徒積極實際創作。在那種可以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創作的環境中,大約一年半過後,我開始製作我的第一套和服。因為是第一次製作,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非常新鮮且令人興奮。

結束學徒時期的訓練之後,休息了一段時間,直到2009年我受邀參加在西加茂正傳寺舉行的和服系列展覽“ UNPLUGGED”。這是我第一次獨自做一件和服。那時候我25歲。作品的標題是「夜晚綻放的花」
我的目標是設計一種和服,可以如同晚禮服般成為派對的焦點。該作品的特色是即使在遠處也能看出上頭繪有一隻巨大的蝴蝶,並搭配帶有光澤的緞面黑色襦袢(和服內襯)。當學徒時,雖然我的作品都是依據師父的風格去製作,但實際上與我想做的風格是大相逕庭的。例如,使用當時一直被告誡不能使用的黑色,或是自由地選用自己喜歡的顏色等配色。
雖然過程非常艱辛,但獲益良多累積很多寶貴的經驗。從那之後,我參加了許多團體展覽和比賽以及非工藝相關的企劃。
 

----- 友禪染對沙智小姐最大的吸引力是什麼?

將染料放在蠶絲布料上時,顯色性非常高。 通常顏料和印刷品會偏藍,但是友禪染的飽和度幾乎不會有變化。 程序上除了打草稿和繪畫染色以外,有的時候我們也會將布料全部染色;也會自行用稱作「糊防染」的方式用蠟覆蓋住友禪染法程序完成的區域,對布料進行染色。
一件和服的布料很多(大約36-38公分×12公尺或更長),因此展示時能呈現大型畫板般的效果。我以用來觀賞、穿戴、裝飾也能很有趣的設計理念來製作。
 
標題:(左)「夜晚綻放的花」,(右)「輪迴之櫻」

-----您的作品絢麗奪目,您是從哪裡獲得靈感,讓作品如同藝術品般,用大膽鮮豔的色彩凸顯設計呢?

時裝和電影等西方文化對配色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大學有一段時期非常喜歡電影,沉迷於米歇·龔德里或佩德羅·阿莫多瓦導演的作品、《美國心玫瑰情》《歡樂谷》等電影。
另一方面是很少接觸日本畫。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的作品看起來不太日式,也是對一些人來說感到很新穎的原因。我最喜歡的顏色是鈷藍色和翠綠色。我嘗試透過組合相反的顏色來互補的設計。另外,我也喜歡創作有故事性的作品。2012年製作的《 Šahrzā》是從《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中汲取靈感,沿著和服背面中心的接縫,對稱地繪製圖案來呈現故事。在去年的IMAGINE ONEWORLD KIMONO PROJECT中,我以英國為構想製作了短袖版本的振袖。 設計中融入了英國文化,例如英式花園和英國國旗。 因為是第一次設計振袖,所以我反覆做了很多次。像這樣初次嘗試的項目,我勉勵自己每年至少挑戰一次。
 
(右)Šahrzād

-----每年接受一次新挑戰是一個很高的目標!

因為我是一個很懶惰的人(笑聲),不給自己壓力的話會沒有動力往前邁進。2010年,我第一次製作的男性和服,成為我人生當中的轉捩點。以「印花棉布傳至日本」的故事作為發想,用動物們渡海來到日本的模樣來呈現。
我使用的是一種稱作「絽」的夏衣布料,布料上有許多小孔以利透氣,但也因此使顏料難以滲透。我大膽使用鮮豔的色彩去創作,完成時非常有成就感。
 

-----您接下來要嘗試什麼?您現在有什麼目標嗎?

今年我打算嘗試製作「陣羽織」(戰士穿在盔甲裡面的和式無袖背心),現在剛做好草圖的模板。我從一位在舞台上活躍的熟識收到這個製作戲服的邀約,我們打算模擬月亮、花或骷髏,做一個在舞台上能引人注目的設計。
此外,在京都工匠工作室時期,我用自己染色的友禪染布料製作了耳針或耳環等配件,以及名片夾等雜貨作為商品。
正因為不是出生於傳統手工藝的名門,我想挑戰更多新事物,自己開創嶄新的友禪染風格。
 
真鍋沙智在自家工作室中,透過以前的文獻或是各種資料尋找靈感畫出獨特的設計圖。
訪談
撰稿: CHIKAKO ICHINOI
攝影: KOICHI HONDA、SHINGO YAMASAKI
2016年11月1號 星期二23:21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觀察、傳遞、保存在當地扎根的手工藝品,以及與其相關的人們及周邊的生活樣貌、文化、產業的「現今」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