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資訊。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日置美緒:金繼工藝與漆器修繕大師

人文

日置美緒:金繼工藝與漆器修繕大師

人文

日置美緒:金繼工藝與漆器修繕大師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用我們現代揮霍的生活方式,很難想像破損物品的不完美,會為我們的生活增加價值和美感。但是,在古代日本的金繼工藝中,破損的陶瓷被重視,採用金或銀去修復凸顯痕跡,為它們的歷史增添了新的篇章。

–“許多杯子裂開一分為二時,每片的材質和感覺總是有些不一樣。我非常喜歡將碎片像拼圖般組裝一起。這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就像您細心呵護照顧孩子一樣。”享有國際名譽的日本金繼工藝與漆器修繕大師日置美緒邊說整理自己的木製工具,準備在風景如畫的工作室裡度過新的一天。
直到日置從大學畢業並獲得了藝術學位,她才對漆器產生了愛。多年來,她修復了從大型建築到小的物件, 以及傳統廟宇的珍藏品,她發現這項工作非常有教育意義。透過清潔,剝漆膜並準備要修復的物體,從中她學到了前人的技術。所有廟宇的修復工作都需要大量的上漆工作,使她對素材有更多的了解。

–“我覺得漆器很神奇,我對它的歷史和力量非常的感興趣。考古學家發現9000年前用漆製成的物品,它是一種如此強韌且天然的素材。 漆樹遍布整個亞洲,但根據文化以及樹生長環境的土和氣候不同,上漆的技術也有所不同。我認為日本的精緻上漆藝術與日式精神有關。”

遍及世界的高大漆樹Toxicodendron vernicifluum,以其他各種名字廣為人知。在日本,漆樹本身和它的乳白色樹液都用“漆(urushi)”一詞,一棵樹在整個壽命中僅生產約200克的生漆。大多數的人對未加工過的生漆容易產生過敏的現象,接觸到皮膚的話,通常會導致嚴重的濕疹。

–“在使用生漆的第一年,由於過敏反應,我的手臂長滿水泡和疹子,甚至不得不去醫院尋求幫助,以藥物來減輕疼痛。現在皮膚狀況有比較好,但如果不小心碰到了生漆,皮膚依然會發紅發癢。”

生漆需要約70%的濕度和20-24度(攝氏)左右的溫度環境,透過吸收空氣中的水分變乾燥並變硬,日本的濕度恰巧為生漆提供了理想的環境。當作為膠來使用時,生漆大約需要兩個星期才能全乾。根據生漆的混合情況,日置通常會將她正在處理的物品存放在從她姑姑那裡得到的木櫃;通過這種方式,她可以透過向木櫃噴水來保持環境潮濕來控制和維持所需的環境。

–“在金繼工藝當中時間非常重要。有時候在進行修復時,真的好像可以透過碎片和物品對話,去了解物品的主人和物品。我可以用自己的工藝技巧來創造新的生命故事,這讓我感到非常高興。”她邊說邊靠近一個有破損的杯子,她的長髮向前垂落在她面前的碎片,。
日置的工作台周圍瀰漫著熟悉的香氣,混合著香甜和強烈的氣味。 日置用訓練有素的手和快速的動作將漆和土壤混合,用木製抹刀塗在玻璃板上。在京都的金繼藝術家在傳統上都使用當地土壤,從京都的山科收集土壤,然後將其磨成細粉。那裡的土壤非常豐富,可以作為磨料粉的原料,吸引了日本各地的工藝家。然後,日置使用效果良好的漿糊作為基底來填補破洞和裂縫。

–“瞧,顏色已經變了!生漆吸收了空氣中的氧氣和水分,使表面快速硬化,顏色也變得更暗。該物質是活的含有酵素,在工作過程中重要事情之一,是必須始終保持裂縫表面的光滑度。因此,在塗抹生漆或油漆後,我必須仔細磨它的每一層。我使用各種各樣的工具進行研磨,例如這種鯛魚的牙齒或這種瑪瑙石。”

作為工藝家,日置僅使用天然成分的東西,連木製抹刀都是他自己做的,不是因為現今製作工具的店家逐漸絕跡,而是因為她很喜歡充分利用自己擁有的材料,去做自己的工具。如果她的一把抹刀壞了,她總是嘗試用剩下的來製作新的,這意味著在她自己的工具架裡,總是各種尺寸的抹刀樣樣齊全。她對此有深厚的知識,向我解釋它們的質量和用途之間的區別。在修復比較大型的物體時,用日本檜木製成的抹刀比竹製堅硬的抹刀更靈活。 日置認為,所有傳統創作都必須和自然結合才能相輔相成,找到作品的真正靈魂。

–“我所有最好的刷子都是用老鼠的毛製成的。實際上,從刷子中的鼠毛質量可以看出老鼠以前是住在木船還是鋼船上的。在過去,琵琶湖及其周邊地區有許多老鼠棲息,但現在大多數老鼠都消失了。最重要的部分是毛的前端,如果老鼠住在鋼船上,它會變得更粗糙且更易修剪;重要的是要保持鼠毛的尖端和長久性的使用,以便能夠用這種非常黏的漆,畫出漂亮的線條。當我在較大的範圍上塗抹時,我會使用由黑人頭髮製成的強韌刷子。一支好的刷子可以持續數年,可以幫助創作許多出色的作品。”
金繼藝術不僅重組了一段破碎的歷史,而且還結合幾個日本哲學的思想,提高了不完美的獨特價值。 金繼代表日本人“愛惜事物”的精神,這種想法受到佛教對浪費和濫用資源的反省很大的影響。 透過接受變化無常的美麗,與生活的自然發展保持和諧的哲學,是侘寂的美學思想當中很強大的元素。

” 日置指出,這是起先客人在保加利亞購買的花瓶,現在看起來是一堆失去希望的碎玻璃。“大多數的金繼藝術家都不想修復碎玻璃,因為這是很難修復的材料。玻璃的表面比陶瓷更敏感,這使其更難以拋光和組裝。但我喜歡挑戰。我修復玻璃碎片時只使用純漆作為膠水,從不使用任和顏色或砥之粉,因為它會變更稠更難操作。

充足的日光照進一扇寬敞的窗戶,可以在這裡俯瞰據說是京都最美麗的櫻花樹當中的其中一棵。 日置的工作室是以舊的木製家具裝飾,感覺非常典雅且寬敞,這座白色建築隱身在市區東北邊巨大的樹籬後面。約一個世紀的期間,許多富有創造力的靈魂人物曾經在這座巨大的白色建築的堅固牆壁內生活和工作過;著名電影導演大島渚和知名畫家竹久夢二都走過這個狹窄的走廊,留下了令人讚嘆的創造力烙印。日置的內心充滿了對傳統舊工藝和技巧的憧憬,她幾乎一整年每天都在自己的工作室裡工作。

她笑著說:“要成為一名全職藝術家並不容易,但我發現金繼工藝實在太有趣了以至於手停不下來,況且維持傳統手工藝品的生存也非常困難,甚至現今很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是漆。日本人很容易忘記我們珍貴的文化,年輕一代也對保存傳統手工藝不感興趣。因此,我覺得分享我的知識和想法很重要。我在工作室和家裡都安排了工坊,時不時地也會在歐洲教授金繼工藝;透過幫助將資訊傳播到世界其他地方,可能資訊會傳回日本並再次引起人們的興趣”。

–“在我們所有人的心中都有祖先傳承下來的精神。我們只需要使用它,讓它發揚光大並得以永續流傳,與我們一起成長和發展。”

相傳約15世紀左右,傳統的金繼工藝技術是為了討因最喜歡的茶碗壞了而心情不佳的幕府將軍足利義政的開心而開始發展。原先義政把碗送到中國修復,但是當他拿回碗時,全都用金屬釘縫了起來,他非常不滿意。然後,日本工匠試圖找到一種更美觀的方法來修復茶碗。藉由將裂縫塞滿金,他們將其變身為一件寶物。 金繼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用金(“金”)來修復(“ 繼”)。

另外,您也可以說,金繼藝術是隨著日本茶道文化發展而更發揚光大。在那個時代,每個人都參加茶道,掌權者把茶道視為聚會和討論政治的地方。當時的掌權者不是贈予一座城或一些土地,而是贈予一個特殊的茶碗作為一種殊榮,在當時是很常見的事情。因為茶碗也是價值不斐,如果禮物壞掉了,人們也自然而然地希望能修復。
日置不僅知道如何以最完善的方式修繕破損的茶碗,而且還學習茶道技巧,並擁有茶道資格。但她的藝術創造力並不止於此,在有空的時候,日置運用她的上漆技巧來設計用於各種舞台表演的裝飾品和服裝之外,她主要致力於自己的珠寶品牌設計。受自然的啟發,日置結合了一些像是金繼、蒔繪和上漆的傳統技術, 用銀,石頭或夜光蠑螺的殼製成她的珠寶。她用薄薄一層深色漆,蛋殼和金粉裝飾寶石。

–“我認為漆是眾多方式當中將我們自己和我們的文化與自然連結起來的一種方式。因為漆跟金繼藝術都是天然的,所以這是提醒我們是自然的一部分,都屬於宇宙的一部分的好方法。這種認知是我真正想傳遞給子孫後代的東西,也是使我一生以一名藝術家努力的契機。

www.hifumi-kyo.com/kintsugi

為了記錄修復在去年KJ的Tsutaya展覽中,我們導演Lucinda跌倒摔碎了由中里花子製作的小酒杯的過程,攝影師Yen Nie Yong預計將會前來訪問數次。請在Instagram上關注我們@kyotojournal看整個過程!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