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資訊。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京扇子店主,大西里枝:生活與工藝,在大西常商店的一天

人文

京扇子店主,大西里枝( Rie Ohnishi):生活與工藝,大西常商店的一天

人文

京扇子店主,大西里枝( Rie Ohnishi):生活與工藝,大西常商店的一天

推薦網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觀察、傳遞與保存在當地扎根的手工藝品,以及與相關人們和周邊的生活樣貌、文化、產業的「現今」與「未來」。

推薦網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觀察、傳遞與保存在當地扎根的手工藝品,以及與相關人們和周邊的生活樣貌、文化、產業的「現今」與「未來」。

大西常商店是販賣京扇子(京都式折扇)的商店,坐落於松原通(在京都市中心)在一棟町屋老建築裡。
大西里枝(Rie Ohnishi)自2016年成為第四代女主人以來,就每天都穿著和服。 大西女士說,她把所有的衣服都丟掉,所以不管任何時間與場合都穿著和服。
我們去看看大西女士的一天是如何度過的。

 


 

大西里枝

從立命館大學畢業後,在一家著名電信公司工作,於2016年8月進入大西常商店工作。在成為商店的第四代女主人之後,從零售販賣到產品開發,身兼數職。她與丈夫和兒子住在京都右京區。大西常商店約於90年前在松原街(京都市中心)的京町屋創業以來,
深受文人墨客喜愛,並延續至今。  
 
大西女士凌晨5點醒來後,就在自家廚房裡開始扇骨染色的工作,直到她兒子醒來。
無論是在家,休假還是旅行,除了睡覺的時間以外,她總是穿著和服。她說,如果“前一天喝多了感到宿醉”,“一定會選擇輕鬆的方式,穿上現代時裝,因此她決定丟掉所有的衣服。
她早上9點左右出門。帶著三歲的兒子從右京區的家開車到下京區的商店。最近,有時她前一天晚上喝太多酒,為了以防萬一,所以她買了一個酒精測試儀。
她開車的時候喜歡聽安室奈美惠(Amuro Namie)的歌。隨著當天的心情,決定那天是聽安室奈美惠20週年或25週年的紀念DVD。她是在安室奈美惠退出歌壇後,才開始熱衷於聽她的歌。
她除了負責接待店內的客人以外,還負責事務性和品檢工作。
商店裡有四個員工:她70多歲的父親,還有兩位分別是60多歲和70多歲的員工,和20多歲的自己。
這意味著她必須負責大部分的外務工作,包括收貨與交貨。
她騎著自行車和開著汽車穿梭於京都市內。 “當我穿著和服騎著自行車時,一些走在路上不認識的老太太看到我很不高興,生氣地告訴我,'你快回去穿和服工作褲!” (遮蓋和服的下擺)
但是她根本沒有時間去管這個問題。
這一天,她把自己商店的產品送到一家新開幕的傳統手工藝品商店-Master Recipe京都祇園店,這家商店於前年11月(2018年)開張。
她站在一組用扇骨當擴香棒的「室內擴香組 KAZA」前,那是大西女士主導開發的商品。她很在意產品的銷售狀況。
交貨之後,她順路去跟正在附近舉行茶會的茶道老師打招呼。然後,趕回商店繼續工作。

-----您工作的時候,三歲的兒子怎麼辦呢?

大西:今年四月開始他就可以上托兒所了,我娘家離商店很近,所以,現在在我的娘家,我父母和幾個鄰居幫我看著他。鄰居他們既不是親戚,又不收取我任何費用,一直幫我照顧著我的兒子。有時我必須去東京出差,我母親和那些鄰居也義不容辭地幫我照顧他。我真的非常感激他們。

-----鄰居能就近照顧孩子,最令人放心了。

大西:而且我兒子非常喜歡他們。因為他們比我對她更好,更溫和(笑)。

-----他們跟你差不多年紀嗎?

大西:不不不,他們都已經70多歲了。所以現在我兒子說話有點像老太太說話,有時還會說一些鄰居的八卦給我聽。蠻好笑的(笑)。

-----和您一起工作的人好像也多是年紀大的人吧。

大西:是的。一枝京扇子必須經過將近90個步驟才能完成。我們的業務主要是製造批發,所以由我抽檢負責每一道程序的工匠的成品,然後再將它們交給負責下一道程序的工匠那裡。如此類推層層地交給下游工匠,完成後將再將成品拿到有生意往來的客戶那裡交貨。與我們配合的工匠大多數是像我祖父母那一代的人。因為有時需要他們配合一些麻煩的訂單或趕工,與工匠們保持良好關係也是很重要的工作。所以,我盡力維持圓滑的互動也一直很敬重他們。

-----是什麼讓您決定要每天都穿和服呢?

大西:因為我認為如果我每天穿著和服,應該人們會更容易記住我,再加上我們的客戶大多是與和服有關的相關行業。我想如果我還留著以前的衣服,最後可能還是改回穿那些衣服,所以除了睡衣和運動服之外,我把他們全部仍掉了。

-----哇!您真的是狠下心了。也就是說平常下班以後您也穿和服囉。

大西:因為我現在只有和服了。不管是帶孩子去公園,還是全家出國旅遊度假都穿和服。我還發現出差的時候,帶兩件和服長袍和兩條和服腰帶,就可有多款搭配,而且折疊起來不佔空間,反而帶的東西變少了。

-----您也會隨身攜帶扇子吧。

那是當然的。但是只要一喝醉就會把扇子弄丟,所以常常被罵。而且竟然常常在第一家店就忘了。我真是太糟糕了(笑)。

-----一個自我要求高到把衣服全部扔掉的人,我很難想像他喝醉酒的樣子,有點連不上(笑)。

大西:一碰酒就破功了。我很喜歡麒麟啤酒的淡麗綠牌系列,把它當成葡萄酒和日本酒之間清口用的水喝。很荒唐吧(笑)。

-----你經常喝酒嗎?

大西:最近我已經盡量減少了,但我工作上的交際應酬還是少不了。因為每次去都是拜託人看著我兒子,所以我會覺得不趕快喝不行,不快讓自己醉不行,所以我大概到了晚上8:30左右就不省人事了。
 

-----所以有時必須跟客戶一起喝酒,因工作上的關係,是無可避免的吧。

大西:這聽起來可能像是一個藉口,不過,有時確實是真的有這個必要。
商店在一間已經有150多年歷史的京町屋(傳統的京都建築,形狀細長的聯排別墅)中。商店的二樓有一個大廣間,裡面有能(傳統表演藝術)的教室和上方舞(關西地方的傳統舞蹈)的舞蹈教室。
大西女士雖然於2016年才進入家族企業-大西常商店工作,但她從小就開始接觸許多傳統表演藝術,有時家人還帶她一起去看歌舞伎表演。 大西女士說:“我最喜歡的演員應該是……玉三郎(歌舞伎演員)。”
二樓的大廣間以前是女佣的房間。從大廣間可以看到一樓長廊 的爐灶。
這幾個爐灶到現在都還在用,尤其是舉行活動的時後,特別管用。 “其實我不會用。因為必須一次煮很多,而且很難控制火候。”
爐灶上方的架子擺著七福神,和愛宕神社的驅火符。
商店結構前後細長是典型的京町屋。裡面有一個相當寬廣的中庭。
中庭也是通往茶室的茶庭小徑。茶室的名稱叫「常扇庵」,每個月都在那裡舉行例行茶會。
大西女士手裡拿著的是她最喜歡的茶碗。
想換個心情時,她就會去茶室。置身於寧靜的氛圍中,獨自享受一服抹茶重新打起精神。
然後,回到崗位繼續工作!

-----您學過茶道嗎?

大西:只會一點皮毛,是的,所以我知道一點最基本的作法。

-----您的商店建築是一間保存地非常完整的京町屋。就像剛剛提到的那幾個爐灶也是,竟然到現在都還可以使用。

大西:都要歸功於我的父母和祖先。因為維持這間房子的花費遠比建造新大樓高出很多。我希望有一天能搬到這裡住。

-----您休假的時候都做什麼呢?

大西:嗯……我都做些什麼呢,店裡周日經常舉辦上彩的體驗課等活動,回想起來,其實休假日去店裡的時間好像也挺多的。
 

-----最近,你們一家三口去哪裡了嗎?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大西:可能是超市吧。マンダイ(Mandai)真的很便宜哦。我現在邊說,卻越來越覺得難過(笑聲)。周六我兒子要學游泳,如果我可以休息的話,我會陪他去游泳。

-----您的工作與私人生活的界線有點模糊吧?

大西:確實有一點。我以前在一家福利很好的公司工作,把40天的年假都用光了,像現在這樣工作和私人生活沒有明顯區別的狀況,我還不太習慣。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跑去喝酒吧(笑)。但是,與從前在陌生環境中上班的時候比起來,現在的心情要輕鬆多了。

-----為什麼您已經在一般企業工作了,又決定回到家族企業來呢?

大西:我還是一個大學生時,對手工藝品不是很感興趣。甚至有點不好意思說我家是扇子店。大學畢業後,因為工作我搬到九州之後,我告訴朋友、同事,我們家是一家扇子店,但是,我覺得他們好像很自然地接受了。後來我結婚、懷孕,請產假回到京都待產。在那段時間裡,我在店里幫忙了很長一段時間,逐漸開始覺得其實我好像可以做這份工作,所以我把九州的工作辭掉回到了京都。

-----有不同的工作經歷,是否改變了您對手工藝業界的看法?

大西:很奇怪地我反而對這個工作更有信心了。覺得應該可以做得更好。一直以來,夏季是扇子生意的旺季,而且我們的對象大部分多是與和服相關的產業。這樣不穩定的商業模式,風險太大了,我思考著該如何打破現況,因此除了普通業務以外,我們開始開發新產品。

-----新開發的產品就是扇骨當擴香木的「室內擴香組KAZA」吧。

大西:我希望開發出的新商品能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因此它對我有一種特別的意義。另外,我們才剛剛開始籌畫準備成立一個工作室,預計在明年春天開幕。希望能提供熱愛傳統工藝的年輕工匠們一個共用的生活空間與活動空間。

-----您為什麼會有提供這樣一個場所的想法呢?

大西:有些年輕人剛從傳統工藝學校畢業,還有許多白天打工,晚上在狹窄的房間裡從事作品創作的人,他們都在艱難的環境中努力奮鬥。但是海外有一種專門提供這樣的人們活動空間的同業互助共生公寓,我認為京都也需要這樣的地方。他們有著巧妙的創意和精湛的技術,但卻沒有得到同等的認可與報酬,我覺得太不合理了。

-----所以您現在強烈地希望可以改善傳統工藝業不合理的現況,對吧。

大西:我回到京都兩年了,總算開始對這個工作有了某程度的了解,正好現在有這樣的感覺。可能我現在得了自以為是的初二病吧(笑)。

-----太需要像您這樣的熱情了。您覺得傳統手工藝的魅力是什麼?

大西: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我認為不久的未來我們才會慢慢地體會。儘管科技不斷進步,我們的生活也越來越便利,變得更多元化,但我深信那些能激起生活共鳴或豐富生活色彩的事物會永遠存在。那就是傳統工藝品。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所以您認為必需先改變工作環境和工作方式。

大西:是的。我相信傳統工藝的未來,但另一方面,我看到周遭的許多年輕工匠雖然他們非常努力,但仍過著相當刻苦的生活。所以我希望能對他們有所幫助。

-----您剛才說年輕工匠,其實您自己也很年輕啊。

大西:我今年28歲。我也是很努力地工作,所以如果我的工作不被讚賞,那我一定也會很茫然失望的。未來也不知道會怎樣?不想了,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笑)。
總算工作告一段落,她的孩子在旁邊等,早已經迫不及待地跳入她的懷裡了。
撰文:ATSUSHI TAKEUCHI
攝影:SHOKO HARA
19.03.28週四15:59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CRAFTS MAGAZINE》的成立旨在觀察、傳遞與保存在當地扎根的手工藝品,以及與相關人們和周邊的生活樣貌、文化、產業的「現今」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