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首頁
  2. 勸進帳:能劇《安宅》中的弁慶和源義經

人文

勸進帳:能劇《安宅》中的弁慶和源義經

人文

勸進帳:能劇《安宅》中的弁慶和源義經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KJ難得有機會可以觀看能劇"安宅"的最終彩排”。除了最終彩排,強烈的能劇在正式公演一個月前也偶爾會進行彩排。可以在這裡the-noh.com)找到劇情概要(和下載英文版的劇本)
​ 味方團是一位能劇演員,在能劇觀世流派中扮演主角或主要角色。作為味方健的第二個兒子出生,哥哥是在京都的能劇主要演員。1969年,他四歲時第一次登上舞台。除了父親,他也受十三世林喜右衛門的訓練,在電視、電影中出演,並到美國、中國、西班牙、加拿大、 法國、瑞士和英國等許多國家演出。此外,他還在寺廟的接待室,飯店的酒吧和晚餐秀以及傳統的能樂堂劇院等場所演出。他是名古屋市“ 能樂鏡座”的創始成員,他擔任味方團青年會會長,並在京都、岐阜、名古屋和東京任教。
 
豐島瑞穗在正式演出前採訪了味方團,以了解"安宅"劇中所描繪的主從關係的獨特靈性。
 
豐島瑞穗:距離正式演出日還不到一個月。這次看到如此高水準的排練讓我感到非常驚訝。這一個半小時就感覺像是一場沒有服裝和面具,但非常真實的表演。你有什麼想法嗎?
 
味方團:跟我想像的最終表演相比,我只能給30%的評價。
 
真的?我沒有發現任何錯誤! …我聽說這部戲"安宅",是在今天的能樂表演當中最多演員的一場(1)。所有演員的速度和節奏幾乎完全一致,是如何辦到的呢?
 
今天的最終彩排之前,我們舉行了簡短的會議,並立即進行了表演。在歌舞伎中與《能樂》中的步驟不同,表演者一起不斷地練習以準備表演。
 
今天的表演者都是十三世林喜右衛門(2)的直傳弟子,也可以說我們是同鍋共享的人,並ㄧ起習得特殊的表演風格。和其他不同背景的演員一起表演也很令人興奮,但對於像我這樣首次擔任主角的“重要”表演,是存在不一致的風險。夥伴具有相似的化學性質,因為我們遵循與學徒時期相同的做法,所以能互相配合。我的哥哥和我的直屬前輩也演出了。此外,該劇《 安宅》已經反覆表演過很多次,所以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參與表演的經驗。我們的老師在我們還是學徒時期對我們進行了嚴格的培訓。能劇就是一種由各種要素所產生出來的綜合藝術。
“楊貴妃的後台”,2012年9月29日
2017年3月8日,“隅田川”
“道成寺紅頭”,2013年3月17日
楊貴妃(Yōkihi),2012年9月19日
它是如何定向的?
 
由於能劇的世界受到傳統的座(3)制度的影響,因此能劇主角還扮演著籌辦人,監督者和導演的角色。因此,包括林家(樂器表演者)和配角(專門輔助主角的能劇演員)在內的所有演員都向我詢問我想要的表演形式。因此,今天我們在彩排之後就進行了激烈的討論。從今天之後我們每個人都將自己練習,在正式演出之前,我們將有最後一次的彩排。
 
在安宅關,弁慶在封建領主源賴朝(4)(源義經的哥哥)任命的守關人面前打他的主人義經。如果義經是弁慶的主人,那麼弁慶就不可能這樣打他。因此,弁慶強忍情緒,以打義經證明他不是他的主人,證明他們不是被通緝的人。實際上守關者意識到他們在欺騙他,但現場景象是如此悲慘,據說守關人因此假裝沒有注意到,讓他們過了關。在這裡,讓兒童演員扮演義經的角色,是為了凸顯在能劇中角色的特徵。在這場戲中,義經的角色是需要被保護的人,因此藉由讓兒童扮演義經這個角色,在舞台上更明顯可以看出要保護的人是誰。另外,也不會強迫兒童表演,如果他不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退出表演。
和兒子一起練習
為什麼特別向非日本人觀眾推薦“ 安宅”?
 
我認為安宅展現出日本獨特的靈性方面。另外,老師要求語氣上微妙差別的技巧,這對演員是具有挑戰性的表演。故事結構含有強烈的心理劇,我想不需要透過言語,角色以及表演形式能直接引發觀眾的情感。比方說,我(主角,弁慶)打義經(兒童演員,我的兒子)的一個場景,如果您看到練習時的照片,我好像在虐待我兒子,但若您完整看完這場表演就完全不會這麼想了。
 
這是描述生命受到威脅的義經和弁慶之間主從關係的故事。每當弁慶來到義經的面前時,他總是眼睛朝下看,從來沒有直視過主人的眼睛,並且跪在地上雙手伏地向他講話,這是他對他的主人義經最高的忠誠表現。在這個場景中,這個強壯的巨漢弁慶痛哭著。他的主人義經現在是逃犯(因為他的哥哥賴朝的關係),儘管他沒有犯罪,也因被追殺有生命危機而感到恐懼。但弁慶認為不惜一切代價幫助他的主人是他的責任,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為了欺騙安宅關的守關人,弁慶抓住了義經假扮的抬轎者並打了他,以證明他不是義經,而只是一個團隊當中扛朝聖者的低下抬轎者,而其他人偽裝成山中的修行僧。當他對義經出手的那一刻,他非常的不情願且感到極度痛苦。對他而言,這是一個可怕的困境,因為他知道用其他方法,每個人都會被殺害。我將透過演譯那個不情願的瞬間,呈現弁慶男子漢的愛。
 
您在這個故事中所描繪的“主從關係”是什麼含意呢?
 
以強大力量以及巨大身軀聞名的弁慶,直到遇到正好經過五條大橋第1000個目標年輕的源義經之前,都曾未敗北過。此後,弁慶向他的主人義經宣誓效忠。當我們聽到“君主與家臣的關係”時,聽起來可能很簡單,但是一旦發誓後,無論一生當中發生什麼,它都不會改變。君主也被賦予了給予承諾的能力和美德。尤其弁慶的騎士精神非常強韌,以至於他甚至能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護自己的主人。
 
弁慶痛哭著通過安宅關跪坐在地的當下,可以感受到義經對弁慶的不捨。義經安慰他說,能在這麼危險的狀況,機智地想出方法應變,一定是弁慶才能讓大家受到上天的保護。弁慶被義經的寬容感動,但因為做了自己也不能忍受的違心之舉,傷心欲絕地痛哭著。他們之間的牽絆也許比血緣更深,我相信不需要透過任何語言,觀眾可以直接透過舞台上的表演就能感同身受。
 
我了解了。您認為這種精神上的本質,在現今的日本傳統文化是否仍持續流傳著呢?
 
是的,我想是這樣。
像能劇或是茶道等日本傳統文化框架下的師徒關係也是絕對的,和君主與家臣的關係有共通點嗎?
 
是的。當我的老師給我練習時,我的視線永遠不會離開我的老師。跪坐在地板上將兩手放置膝前,集中精神聽老師說的話,我們不能寫筆記。學習茶道的人也告訴我他也是如此;老師說的每一句都是為了我特別說的,所以他的一字一句我都必須理解,我必須全神貫注在我的老師身上。舉例來說,我曾經看過海外研修生趴在地板上將老師說的話抄寫下來,也有看過年輕的日本人這麼做。請老師稍等一下因為還在做筆記等。抄筆記看似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這個學習態度我認為會錯失一些東西。老師的的眼神、表情,甚至他的呼吸和停頓的瞬間,他所說每句話的語調都非常的重要不能漏掉。對我個人而言,覺得做筆記是最不適宜的,我們能樂師不能做筆記,也被訓練一旦被教過一次就必須記住,沒有第二次機會。因此,我們在練習過程中彷彿賭上人生般,總是盡心盡力地去完成。
 
我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應該那樣。我只知道我的工作,以及從我所處的位置感受到,當我們完全交出自己時,在任何關係中都有一種普遍性。它不是奴隸制,而是同理心甚至是愛的終極形式。我認為觀眾可以在安宅這部劇當中,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同身受。不需要言語就可以感受,對嗎?
 
現在我能明白您在訪談前說的意思:“表演結束後,鏡板(5)前舞台上的空間看起來永遠不會一樣……”
 
不論那些急著坐下觀看的是日本人還是外國人。我希望他們這種極端的方式能夠產生共鳴,牽動現今觀眾純潔的心靈。
 
我一直覺得能劇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們對那些常常會因為太忙碌而無法體會到的事物有同理心……我感受到“安宅”具有特別的戲劇性力量。感謝您給予這次寶貴機會!
 
 
 
 
 
補充說明
1在本劇中,弁慶((主角)和九位保護義經(由兒童演員飾演)的演員,和配角,四位音樂家和八位合唱演奏者一起出現在舞台上表演,帶來非常強大的戲劇性效果。
 
2 林家是“京觀世五家”之一,觀世流本派在轉移到江戶(現在的東京)效力於德川幕府之後,教授”須唄流”(沒有舞蹈也不使用樂器,僅有聲樂的能劇) 。林家是至今唯一延續流傳下來的一家。(雖然至今須唄還是由其他能劇的主角教授)。
 
3 “座”是封建時代日本主要的貿易和演藝人員的行會之一。 “座”由大夫或是流派的領導者(家元)為主,由演藝人員組成的娛樂團體。它被稱為“ ~~ 座”。這種基本結構仍有保持藝術的質量和水平並促進發展的作用。
 
4 源賴朝,1147-1199。日本鎌倉幕府(1185-1333年)的創始人以及第一代將軍。
 
5” 鏡板”能劇舞台正面內側的牆壁上塗有實物大小的彩色老松樹。人們認為神下凡並存在於松樹中,因此松樹是崇拜的對象,也是一個神聖的空間。
 
這是線上發行關於能劇的一系列新觀點的續篇。INVITATION TO NOH出版於成立30週年的《京都日報》。特別感謝the-noh.com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