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信息。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首頁
  2. Monpan 食堂

觀光與體驗活動

當地美食

Monpan食堂

觀光與體驗活動

當地美食

Monpan食堂

Monpan食堂是京都一家溫馨而富有創意的餐廳,供應Mongoru Pan,就是蒙古麵包,以及融合世界各地菜色的多國籍料理。 Monpan是一間很有特色的餐廳,我不知該如何形容它,不過透過介紹它的店主加藤晴久(Haruhisa Kato)的人生故事中就可以了解它了。在這次訪談中,晴(Haru)帶領著《京都季刊》的Ananya Mayukha踏上了通往Monpan的旅程,我們跟著她一起去看看她在奈良渡過的童年時期到成為建築師兼樂團團員 ,後來又遇見人生伴侶 Akki到現在共同經營餐廳的心路歷程。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推薦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

照片提供:Codi Hauka
晴( Haru):你打算把Monpan介紹到全日本嗎?
 
 
 
Ananya:大家都知道Monpan。
 
不是所有人。只有認識 Monpan的人……才知道 Monpan。
 
 
 
您能告訴我一些關於你童年時期的事嗎?
 
我在大阪出生,在奈良縣吉野市長大。我7歲那年,我媽媽去世了,我是她唯一的孩子。我父親是計程車司機,放暑假的時候,我爸爸強迫我去祖父那裡,雖然他也住在奈良。不過那裡四面環山-有美麗的山峰和清澈見底的河水流過連綿的山峰。我祖父人很好。雖然他年紀很大了,但是他知道如何用雙手創造製作所有的東西。例如,我們用稻草做草鞋叫做waraji。
 
他告訴我:“明天早上我們要去爬山,所以你必須很早起床,大概5點。”但是他更早就起床了,3點,然後由稻草開始自己編製草鞋。他就是這樣的人。
 
我的祖父在我17歲時去世了。他是我的英雄。
 
然後我就與父親和繼母一起回家了,我開始變得有點自閉。你知道自閉嗎?
 
 
 
自閉?
 
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裡。由於我的心生病了,也許是心……也許是其他的地方,所以我無法外出。
 
我反抗我的繼母。她強迫我信仰宗教-她的宗教是一種“新興”宗教,所以我一直反抗她,到最後我無法去上學。那是我15歲的時候-無法上學,三年來,我一直把自己關在房子裡。
你一直被關在房子裡嗎?
 
不不不。我沒有被監禁。是我的心。我很害怕踏出門進入社會,你能理解嗎?所以我待在房子裡,但是即使在家裡,我的繼母不是我的朋友。她強迫我加入她信仰的宗教,所以我反抗她。因此我沒有去上學,並且掙扎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我在家自學,並考上了大學。然後我就離開家,開始獨自一個人生活。
 
當時,我的許多朋友都去過印度,他們告訴我印度非常美好。所以我非常努力地賺錢存了一點旅費,當我19歲那年我第一次去了印度。
 
 
 
我記得您曾經告訴我-您在印度發現了在日本已經找不到的東西了嗎?
 
是的,在印度,我發現人們只是為了生活而生活。有時,為工作而生活。有時,他們欺騙別人,但他們卻為生活而奮鬥。即使許多人非常貧窮,他們仍為獲得更好的生活條件而努力工作。
 
當我看到這樣的情景,我非常能理解,即使在日本,人們也是一樣的。他們為公司工作,而不僅只是為公司工作。他們也為家人而工作-努力照顧父母……那是完全同樣的!同樣地,但是當時,我並不知道那是一樣的。
 
大學畢業後,所有大學生都想進入所謂的“好公司”,為的是獲得高薪。但是我並不想過那樣的生活。我只是想過……真實的生活。至少,那是我當時的想法。
 
畢業後,我在一所高中教了六年英語,但後來我辭掉工作去考了第二所大學念的是建築。我對建築感興趣,因為我喜歡人們的生活。我喜歡房子,也喜歡做菜。我喜歡過生活。
 
 
大學建築科系畢業後,我開始從事室內建築設計的工作。我的同事們組了一個樂團,他們邀我一起加入。因此,我們平常從事建築設計的工作,周末就在一起練習和表演。我們就這樣一起工作了15年,還去了日本很多地方旅行。有時也參加長達十幾天的表演活動。當時就住帳篷參加音樂活動。但是獲得的酬勞實在太少了,後來甚至連交通費都付不起。所以我提出了賣東西的計劃。剛開始,我們賣咖哩飯。但這太普遍了-很多人都賣咖哩飯。所以我又想了另一個辦法。
 
與團員們一起旅行時,我在日本各地結識了許多朋友。其中有一個朋友來自蒙古。當蒙古南部被中國占領時,他就離開那裡來到日本,開始經營一家蒙古餐館。在20年前發生神戶大地震時,有6000多人犧牲,還有許多房屋倒塌,所以蒙古政府送了……你知道嗎?一種可移動的房屋。
 
 
 
它們叫什麼?
 
它們稱為蒙古包,是蒙古游牧民族的住房。從蒙古寄來了許多這種移動式的住房到神戶,捐贈給因地震而失去住處的人們。但是日本政府因為不知道該如何搭蓋蒙古包,於是讓這些蒙古包閒放了很多年,因而劣化甚至無法使用。當我知道這個消息時,對蒙古人民感到非常抱歉,而且我覺得我必須為他們做些什麼事情。於是我計劃舉辦一個活動。那時,我住在京都附近的茨木縣,我在河邊搭建了一個我自己用竹子作的蒙古式移動房屋。同時還邀請了當時住在大阪的許多來自蒙古的朋友,還有一些來自大阪以及印度的從事音樂工作的朋友。大約有超過100人參加了那個活動。就是在那個時候蒙古朋友教我如何製作蒙古麵包。
 
後來,我去了他的餐廳,他再教我如何製作麵團。然後又過了五年,我開始有賣蒙古麵包的想法。我想,如果我賣用蒙古麵包做的漢堡或塔可餅之類的東西,我會比只賣咖哩飯更賺錢。因此,我開始做了種種嘗試,終於找到了現在這個模式,而且我成功了。我們每次都賣得很好,有足夠的收入支付參加音樂活動的交通費。這樣的生活大概持續了10年左右,一直到她[Akki]來了,我才退出了樂團,開始與她一起賣蒙古麵包又過了另一個10年。慢慢地我們想應該要有一間餐廳之類的比較好。一個存在現實的東西。所以我們開了這家餐廳。而且是自己建造的。
我真的很驚訝,您到底用你的雙手做了多少事,例如蓋房子,做飯,音樂演奏……
 
我也喜歡繪畫。這些都是我畫的圖! [展示圖畫]還有這個!這是我旅行時寫的日記。這是意大利,希臘,瓜地馬拉,秘魯還有土耳其。
 
 
 
您為什麼想去這些地方?
 
我對文化感興趣。現在,我非常喜歡日本的文化。但是我年輕的時候,對日本文化一點也不感興趣。說實在的,那時的我對日本文化一無所知。
 
 
 
為什麼不感興趣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感興趣?也許那時我……為什麼不感興趣呢?我也不知道。我認為大部分的年輕人都對自己的文化一無所知。我聽西洋音樂,看美國電影,而且當時日本的一切對我來說都顯得很落後。但是現在我有不一樣的看法。
 
 
 
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去了解日本文化的?
 
也許是我去了許多國家之後吧。我看到了許多優美的文化,友善的人們,精緻的生活。我才意識到,其實日本也是這許多國家當中的其中一個國家。所以我回到了日本,我終於知道了。我們周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日本的人事物一切都是美好的。那就是我的感覺。
 
 
 
你和Akki桑是如何相遇的呢?
 
我從1999年開始在音樂活動中販賣蒙古麵包,而我們是2000年在一個名字類似“走”一直“走”的活動中相遇的。
 
一路上都用走路的,從東京出發經過廣島到達長崎,那裡1945年被投下原子彈,造成超過5萬人喪失生命。
 
原子彈是用鈾製成的,而鈾卻是美國政府在霍皮族保留地開采的。霍皮的意思是“和平”,霍皮族人非常熱愛和平。他們甚至有句俗話說:如果一隻山羊化為灰燼從天上掉下來,請向世界講述霍皮族的故事。我們舉著火炬沿路行走,步行到達長崎後,有些人還繼續前往美國的霍皮族保留地,將火歸還給那塊土地。
 
我從京都出發,走了大約120公里。在神戶遇到了她[Akki],從那之後我們就一起走了。
晴(左)和 Akki(右)
你們走在一起,肩併肩嗎?
 
不不不。跟很多人。應該超過60個人。
 
 
 
故事越來越浪漫了。
 
是呀,其實也不是很浪漫。
 
總而言之,她是從長崎走來的。走路的活動結束之後,她打電話告訴我她想跟我見面,所以我邀請她到我家來。
 
 
 
您住在京都附近嗎?所以她常常來嗎?
 
一路走來。那是一段遠距離戀愛。
 
那次見面以後過了兩三年,她到神戶來。當時她在針灸學校讀書,畢業後她考上針灸師執照就到神戶來工作。她來神戶以後,有休假的時候,我們大約一星期見一次面。不久之後,她搬到我家,我們就一直住在一起了,大致上就是這樣。三年後,我們開始一起賣蒙古麵包。
您一開始是在大型音樂活動中賣蒙古麵包,對嗎?當時在音樂活動中賣蒙古麵包與現在在餐廳裡賣蒙古麵包感覺有什麼不一樣嗎?
 
每個人吃蒙古麵包的方式不同。在店裡,客人們都很放鬆,而且很優閒地慢慢享受蒙古麵包。然而在活動會場,客人們則邊走或邊跳舞邊吃蒙古麵包,也有人另一隻手還拿著啤酒。
 
我非常喜歡大型活動會場。
 
 
 
您喜歡它們的什麼?
 
音樂總是環繞在耳邊,沉浸在其中感覺非常地幸福。尤其是夏季,不管在山區或是在海邊。那種感覺非常棒。
 
 
 
那你們為什麼會開這間餐廳呢?
 
有時,我們想去外面做飲食販賣,卻被拒絕了。如果在一些大型活動中還可以參加,但是有時即使是大型活動,我們也不得不填寫一些繁雜的文件。但是如果我們有自己的餐廳,我們可以不受限制地在外面做飲食販賣。這就是我們開這間餐廳的原因。
所以現在您可以做很多其他的菜了吧?除了蒙古麵包以外。
 
是的,大部分都是亞洲料理。由於我並沒有接受過專業的培訓,所以有時我覺得做傳統日本料理非常困難。但是我已經吃了日本料理這麼多年了,所以我可以複製它。而且,在去過世界上許多地方旅行之後,我想創作一種新的日本菜。
 
 
 
新的日本菜?您指的是什麼呢?
 
就是不很經典的傳統菜,但是我做的是傳統菜只是加進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而已。有時,我在日本菜裡放一點新的香料。所以,我不是為客人提供傳統的泰國菜或傳統的印度菜,而是通過我個人的經驗和感受,我想做新的泰國菜,做新的日本菜。我覺得我做每一道菜就好像在創作一個“作品”。每當有客人下訂單時,我就做一個作品。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做菜-因為那是有創造性的。我想做的就是創作。
 
但是相反地,我必須非常忠於日本料理,因為有太多外國人到我們這裡用餐,他們會認為這就是日本料理。
 
 
 
您覺得為什麼有這麼多外國人來這裡吃飯?
 
我不知道。因為我們有英文菜單吧?
 
 
 
那麼問您一個更精神層面的問題……我們都知道人都會生老病死,您覺得我們的人生應該選擇怎麼做……
 
我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我不喜歡被迫用別人的方式過生活。我想用自己的方式過生活,我想感覺自己內心的感覺。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很簡單就是這樣而已。
 
你不這樣想嗎?
 
如果有人告訴你“你必須這樣做,必須那樣做”的時候,我是不可能照他說的話去做的。
 
不,我覺得那是不可能的。
 
不,不能這樣做,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我想做點什麼,我就會去做。
 
 
 
Akki桑也這麼覺得嗎?
 
她也是一樣的。我知道她的想法也和我一樣。我非常愛她,因為她就是她。
 
我是這樣想的。

 

您認為那樣的人很少嗎?要找到願意做自己的人很難嗎?
 
不,我認為這是屬於他們的地方。我們知道許多想做自己的人會到這裡來尋找志同道合的人。那就達到我們的目的了。
 
與想做自己的人交朋友。
 
 
 
照片攝影Codi Haukawww.codihauka.com
地址
606-8314 日本京都府京都市左京區吉田下大路町29
網站
http://monpanshokudo.hatenablog.com/

閱讀更多連結網站

Kyoto Journal是非營利性的英文季刊,自1987年創刊以來,廣受各界肯定屢獲殊榮。雜誌內容不限於日本國內還涵蓋了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藝術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