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看我們的隱私政策了解更多資訊。本網站使用機器翻譯,因此譯文可能有誤差。請留意翻譯後的內容可能與英文的原文有所不同,敬請見諒。

  1. 部落格
  2. 期待明年的祇園祭——一對父子通往演奏山鉾巡行的傳統祭典音樂的心路歷程

部落格

節慶活動

期待明年的祇園祭——一對父子通往演奏傳統遊行祭典音樂的心路歷程

部落格

節慶活動

期待明年的祇園祭——一對父子通往演奏傳統遊行祭典音樂的心路歷程

西浦吉則先生和他的兒子輝基是在祇園祭的遊行花車上演奏音樂的演奏家。在日語名為山鉾巡行 (Yama-hoko Junko)的祭典遊行中,遊行花車上懸掛著精美的裝飾品,伴隨著高高坐在如露臺般的移動花車上的“祭典音樂演奏隊(囃子方,hayashikata)”奏出的緩慢而迷人的音樂節奏,在市中心的街道上遊行。 祭典音樂演奏隊的音樂旋律和節奏在整個遊行祭典中扮演著活絡節慶氣氛的重要角色。此外,在遊行開始前晚的前夜祭(宵山 Yoiyama)中,當地居民男女老幼呼朋引伴,邊聆聽著祭典雅樂,邊漫步於掛著燈籠的花車間。因此,小鉦鼓聲、鼓聲和笛聲,伴隨著許多當地人的夏日回憶。

由於全球疫情大流行,今年和去年的花車遊行被取消了。但是今年,祇園祭的一些花車社團為了能保存傳統與傳承工藝技能,並確保這個一年一度的盛會,日後也能不間斷地舉行,決定組裝花車並允許團員們進行音樂練習。今天的節慶有三十多輛花車參加,每輛花車都由一個社區擁有,而且至少都有五百年以上的歷史。西浦先生和他的兒子就是一個名為函谷鉾(Kankoboko) 的函谷鉾花車(Kankoboko Float)的音樂演奏家。

儘管祇園祭是京都最大的觀光祭之一,但可能很少有人了解幕後工作者對整個活動寄予的期望。在參觀祇園祭之前希望能讓您也能了解執行活動者的幕後觀點,就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父子告訴我們在祭典花車上的點點滴滴吧。

 

1. 您為什麼成為祭典的演奏樂隊隊員?

– 很高興今天能夠採訪您。首先,我們想請問你:西浦先生,您為什麼加入函谷鉾花車的演奏樂隊?

*Hayashikata(囃子方):hayashi(囃子) 的意思是指“節慶祭典音樂”,kata(方) 的意思是指“團體/角色”,所以Hayashikata(囃子方)就是“節慶祭典音樂的樂隊”

西浦先生:我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加入了演奏樂隊。我外婆家在另一個擁有郭巨山花鉾車( Kakkyoyama Float) 的社區,所以我一直很熟悉祇園祭的活動。再加上,我看到我舅舅在郭巨山花鉾車( Kakkyoyama Float)上演奏,於是我對它印象特別深刻。應該可以說從那時候開始的吧。

- 對!我懂。我也認為坐在祇園祭的遊行花車上演奏音樂的隊員,他們看起來真的非常棒。聽說您的兒子輝基,從今年開始加入樂隊,是真的嗎?

西浦先生:是的,一般孩子上小學二年級才開始,但是他已經有了想加入音樂隊的想法了,所以今年就讓他參加了。
受訪者:西浦吉則先生(Yoshinori Nishiura) 先生和他的兒子 西浦輝基(Teruki Nishiura)

- 真棒!輝基,你為什麼要加入樂隊?

輝基:我覺得我父親打鼓的樣子很酷,所以我就想,“我也想加入演奏樂隊!”我覺得,我大概三歲左右就有這樣的感覺了。

– 這與你看到你舅舅打鼓後想加入演奏樂隊的連鎖反應好像是一樣的,您說是不是,西浦先生?

西浦先生:沒錯,沒錯。實際上,當地社區的許多成員都是帶著他們的子孫後代一起參加的。 函谷鉾花車的團員大約就有十對父子。

– 十對!這麼多!函谷鉾的演奏樂隊總共有幾位成員呢?

西浦先生:我們的樂隊大約有七十名成員。最小的大約六歲,而最大的已經七十多歲了。大約有二十至三十名成員是中小學的學生。因為大多數學生進入高中後,往往會忙於課外活動,使得他們很難騰出時間來參加節慶祭典,所以我猜七十名成員中大概只有五十名左右真正參加活動。

2.演奏樂隊具體上做什麼演奏呢?

– 演奏樂隊在祭典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這是鉦鼓演奏家用來敲擊鉦鼓的工具,照片中的每一枝都是輝基非常珍愛的鼓棒,是他父親和樂隊其他較年長的成員送給他的。

西浦先生:我們的樂隊由三個部分組成:鉦鼓演奏(鉦方,kanekata)、竹笛演奏(笛方,fuekata)、太鼓演奏(太鼓方,taikokata)。直到高中時期,我一直都負責演奏鉦鼓。曉為人知的祇園祭代表性樂聲“kon-chiki-chin”,英語系的人,可能用類似“dong-chitty-ding”這樣的擬聲詞來表現,而這就是我們敲擊鉦鼓(kane)演奏所發出的聲音。鉦鼓是一種形狀與鑼一樣的樂器,由青銅合金製成,直徑二十公分,深六公分。每輛花車的鉦鼓厚度以及青銅和錫的合成比例都不同,因此音色和色調也各不相同。

演奏者敲擊凹部奏出曉為人知的祇園祭代表性樂聲“kon-chiki-chin”。

西浦先生:孩子們首先熟悉節慶祭典音樂的節奏和基礎。等他們熟練了各種基礎技能,他們就可以選擇想專攻哪種樂器。就我而言,我選擇成為一名太鼓手,因為我從小就一直希望像我叔叔一樣打鼓。

輝基:我長大後也想像爸爸一樣成為太鼓手!

西浦先生:太鼓隊扮演著整個樂隊的指揮家的角色。當我們的花車在遊行時,我們坐在前面中央的稚兒娃娃的兩側。太鼓除了決定音樂的節奏,鼓手還要負責決定下一曲演奏的樂曲。這個角色被稱為“呼出(yobidashi)”(字面意思是“呼叫”),我們必須選擇並決定下一首樂曲後告知演奏其他樂器的團員,將歌曲的標題寫在筆記本向他們展示來指導其他樂隊成員演奏下一首音樂。

坐在遊行花車上打鼓的西浦先生

– 聽起來確實像管弦樂隊的指揮!可以請教一下,節慶祭典的曲子大約有幾首呢?

西浦先生:每個花車都有不同的曲目,而函谷鉾花車中流傳下來的曲目大約有四十首。每首曲子都有一個樂譜,打鼓的節奏模式也因樂譜而異。巡行的過程中,有四個角落需要轉九十度,每個角落都有一定的曲子按一定的順序演奏。例如,在四条通和河原町通的第一個轉彎處,我們按神樂(Kagura)、唐子(Karako)、白山(Hakusan)和戾囃子(Modori-Bayashi)的曲序演奏。唐子是慢節奏的曲子,但戾囃子是快節奏的曲子。函谷鉾的樂隊在這兩個曲子之間添加了一個中速的曲子,就是白山。這樣每首樂曲的銜接婉轉柔和,聽起來如流水般滑順悅耳。

直角轉彎的過程被稱為“辻回(tsuji-mawashi)”,是巡行路線中的一大看點。

– 我不知道在轉彎時演奏的曲目是事先決定好的。畢竟,要把四十首曲子全部記住肯定是很困難的。

西浦先生:對,很難。不過,有些曲子我們是不會再演奏了。有一首與國歌同名的“君之代(Kimigayo) ”的曲子就是其中之一。很顯然地,它是戰爭期間演奏過的曲子。

——對於一個如此悠久歷史的節慶祭典來說,背後自然會有許多類似這樣的故事吧。那在這麼多的樂曲中,您個人喜歡什麼樣曲子呢?

西浦先生:我喜歡一首叫“千鳥(Chidori )”的作品。在最後一個轉彎處,四条通和新町通的轉角演奏的曲子。它的曲調柔和,而且特別突顯竹笛和鉦鼓的音色。每次演奏的時候我都在想,“啊,轉過這個彎,遊行就結束了!”交雜著空虛和解脫的複雜情緒。同時我也喜歡當我們在祭典結束前熱情高昂,隨之加速節奏將祭典帶入曲高潮的感覺。

 

輝基成為鉦鼓樂隊成員,首次參加演出。

– 我真的很想聽聽看!輝基,你最喜歡的樂曲是什麼?

輝基:我喜歡地囃子(Jibayashi)一二三(Ichi-ni-ssan)。

西浦先生:他只會這兩首曲子(笑)。你在練習並學習如何演奏更多的曲子,對不對,輝基?

輝基:嗯,對

 
*您可以看下面的影片聽聽看函谷鉾的演奏。

3. 祭典音樂的演奏技能是如何代代相傳的?

在函谷鉾聚集會所二樓練習的樣子

– 我也很期待看到輝基在樂隊中賣力演奏的樣子!你平時是怎麼練習的?

西浦 先生:我們每個月會聚在函谷鉾的活動會所二樓練習一次。但是,練習的主要目的是整個樂隊的合奏練習。所以,當然地,我們也必須先自己找時間練習自己的部分。我們會請樂隊的老成員教我們,或者自己聽CD練習。至於鼓,除了學習如何演奏外,還需要先學習如何使用鼓線調音。鼓的音調是靠鬆緊鼓線來調整的。在鼓隊老成員的指導下學習調音大約需要兩到三年才能純熟。尤其函谷鉾的鼓的高音部分非常獨特,所以需要我們的前輩教我們如何完美地調音。

輝基:我爸爸教我如何演奏我的部分,但是他在練習他的鼓時,也會有其他年長的成員教我。

輝基的第一堂課:他開始邊聽演奏邊練習比劃。
西浦先生:是的,向樂隊的老成員學習技巧是一種傳統習慣。對於笛手和鼓手來說也是如此。吹笛的初學者在第一年去老成員的家,只是為了學習最基礎的,如何把笛子吹出聲音。我聽說我這需要大量練習。

– 原來如此,這就是樂隊中老成員向新成員傳授技能的方式。我想你一定要花很多時間練習,但是工作和學校等要做的事情很多,取得平衡是不是很難?

西浦先生:其實我在外縣市上過大學,所以我的學生時代有一段時間離開囃子演奏樂隊。但是,到了第三年,我無法忘記祭典活動,所以我忍不住偷偷來看看祭典期間的一切活動……而且,當時不小心被一位年長的成員看找到我!他對我說:“你為什麼不回來,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呢?”他的話讓我下定了決心;“我想在京都找工作回到京都生活。”我在由樂隊成員經營的公司工作,所以我可以在樂隊練習日提早下班,花車巡行日也可以請假一天。我覺得我很幸運,找到一個非常支持我參加祇園祭的公司。而且,我兒子的小學在祭典開始的第一天,還有花車試拉與遊行當天都可以請假;他只要提交一份由主辦巡行的單位發行的公文就可以了。

輝基:祭典舉行期間學校的營養午餐裡甚至還有海鰻呢!

- 哇!hamo ,是鰻魚餒,學校的營養午餐?天哪,真不愧是京都的學校。

西浦先生:(因為海鰻在祭典期間正值旺季,是當地人的最愛,)祇園祭也被稱為“ hamo節”,因此有一些學校會作為傳統飲食介紹給孩子們。

——我好羨慕你,輝基(笑)。

輝基:而且炸得很好吃!

4. 成為囃子團員最大的好處是什麼?

在 2021 年的祭典期間,為防止疫情擴大,施行相應的防疫措施,如演奏隊員們彼此的座位間隔拉大,笛手戴著特別設計的罩子等。

– 我想為了能參加祭典,其他成員也跟您一樣,肯定少不了家人的配合。

西浦先生:當然,當然。我覺得有時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對我的妻子來說,因為我去練習或參加與祭典有關的會議所以經常不在家。但是,今年我儿子開始參加祭典活動之後,我注意到她的態度略有不同。我覺得她對祭典的看法好像有一些不一樣。至於我自己,我的夢想是跟以前我看過樂隊的老成員一樣,從山鉾車上帶著我的孩子向我的家人揮手致意。我認為這是成為囃子隊員的最大特權之一。今年沒有遊行,但希望明年的祭典能達成我的這個夢想。

- 那真是太好了!相反地,在囃子隊的活動中有沒有什麼地方讓您覺得特別具有挑戰性或困難的地方嗎?

西浦 先生:嗯,這可能與囃子隊沒有很直接的關係,但我在囃子隊有一位指導老師,他在我決定成為鼓手後一直指導我照顧我,並教我有關祭典的一切。當他因病去世時,我感覺就像是遇到我人生史上最大的難關。

——哦,是嘛……嗯,跟您聊得越多越覺得,你們囃子隊隊員們的感情就像一家人一樣。

西浦先生:確實如此。不僅是我,在祭典期間,大家都為那位隊員悼念。
從山鉾車上看到的景色。兩個鼓手面對面地演奏。

– 最後,西浦先生,您覺得祇園祭對您來說意味著什麼?

西浦先生:嗯,我覺得人的一生中讓人想持續一輩子的事不多,但對我來說,囃子演奏就是其中之一。我一直把它擺在心目中的第一順位,並希望能持續一輩子。

- 真是太棒了。現在,輝基你呢,你未來想怎麼樣呢?

輝基:我好想快點學打鼓。然後,跟我父親一起打鼓。這也是我的夢想。也許還要二十年才能成為鼓手,所以我希望我父親能夠健康長壽!

– 西浦先生,看來你真的下半輩子都要打鼓了!

西浦先生:好像是喔。 (笑)那我要加倍努力了!


就想西浦先生對他叔叔在樂隊演奏產生的憧憬一樣,現在他的兒子也夢想成為一名囃子鼓手。祇園祭的傳統音樂是由長輩傳給晚輩,音樂隊員之間的關係很緊密,就像一個大家庭。七月的祭月結束後,緊接著為了明年夏天的祭典的練習日就要開始了。希望明年夏天我們能夠再次看到由祭典音樂的節奏引著花車在京都的街道上遊行。

   

函谷鉾保存會
網址:https://www.kankoboko.jp/(日文)


Rakutabi撰文
2021 年 7 月 27 日